2012年10月31日 星期三

第669期

詩壇第六百六十九期
「華僑新報」1132期(2012.11.02)

對花歎
‧譚銳祥‧
嬌容老去有誰知,獨見花枝念往思。
好夢難圓餘倩影,春愁已盡減豐姿。
冬郎昨夜悲風雨,商隱平生欠汝詩。
命薄生成無可奈,嗟嘆歲月逐波馳。

詠廣東嶺南民俗文化節
‧伍兆職‧
嶺南民俗受歡迎,特產荔枝猶著名。
粒粒香甜涎欲滴,紅紅美麗果爭榮。
廣東進步欣全省,穗市繁華樂滿城。
讚詠輝煌文化節,騷人君子最豪情。

詠詩聖杜甫
‧伍兆職‧
滿腹經綸好壯遊,懷才不遇志難酬。
長安顛沛何悲憤,歷亂流離總悵惆。
七歲神童佳句詠,一朝詩聖美名留。
丹心傲骨千秋頌,報國無緣恨未休。

江南遊(兩首)
‧姚洪亮‧
與妻暢遊江南:赴姑蘇、到鎮江、出餘杭、抵周庄、過錢塘、遊太湖、入蠡園、登錫山、上揚州、謁金陵......,興盡而返。
一、遊興
湖煙柳浪晚風涼,水韻山謠入夢鄉。倘得江南花下住,臥它三日又何妨。
二、遊別
吳越歸來漫作歌,江南景致細敲磨。才疏筆鈍難為句,幸得河山指點多。

(元曲)一半兒
──洗腎手術前後
‧吳永存‧
腹中開孔埋天鵝,透析原來是折磨。去舊充新如織梭,意婆娑。一半兒難堪一半兒過。
註:天鵝,是洗腎的矽膠製成的柔軟導管,永久埋入腹膜中,狀似天鵝頸故稱天鵝。

采桑子
‧于文‧
從來不是悲秋客,進也悲傷、退也凄涼,往事悠悠夢一場。
無端最是人新瘦,日已昏黃、又到重陽,明日登高憶故鄉!

阮郎歸
──寒江暮秋
‧墨浪‧
蘆花飛雪漫汀洲,寒江碧鴨頭。纖雲鴻影逐波流,落霞伴鷺鷗。
黃菊燦,紫薇羞,霜楓醉晚秋。遠空星爍美人眸,鄉思繫月鉤。

秋興
‧山菊‧
葉稀林徑軟,沓沓動悲吟。
世界多玄象,山河復雜音。
風催應去客,苔掩不磨心。
秋日夕陽好,粼粼一水金。

詩三首
‧信天翁‧
一、秋節
終日繽紛秋養眼,黃昏漸入草林幽。
香飄丹桂重陽晚,好上雲山看忘留。
菊綻流金松伴月,根歸落葉水眠鷗。
生情觸景王維說,遍插茱萸心黯愁。
二、秋囈
昨雨今晴霜降否,秋來好惡任隨之。
陶淵明酒東籬菊,郁達夫文北國姿。
不看白雲蒼狗色,無知十月大王旗。
逢迎莫囈狼來了,只道春天現在時。
三、秋霧
霧濃街市裏,樓廈入渾沌。
巷狗狂聲恐,家雞驚日昏。
燈車時快慢,步影忽無跟。
欲訪東籬菊,行行不見村。

觀山
‧丁樹清‧

凝神聚目觀,喜悅覽山巒。
帝造屏風障,天生美柵欄。

岩泉響水潺,綠樹遮群山。
廣闊藍天襯,游人享樂閑。

遊長沙靖港古鎮(三首)
‧鄭石泉‧

約友邀朋靖港遊,繁華不再古風幽。
高門店鋪雕花板,青石街衢車轍留。

湘江水闊碼頭多,回首當年處處歌。
碧瓦青樓呈展品,岸船垂釣泛青波。

老宅舊居粉刷新,翻開歷史接遊人。
山間奇石成珍品,展覽方知抵萬銀。

遊Voyageur Park Ontario
‧彭鈞錚‧
帆彈風浪弦,光照水雲妍。
人散山林靜,鷗歸月又圓。

調笑令
‧劉劍‧
秋韻,秋韻,葉落梧桐霜信。芳華無處追尋,夢裡君前唱吟。吟唱,吟唱,平仄人生豪放。

菩薩蠻
──同學新居
‧譚永偉‧
新樓美景人生度,斜陽綠湖善歌舞,幽處養身心,豪情長滿襟。
憶同學志立,雨路何風急?還笑問前程,苦求事業成。

讚屈原離騷立言留名千古
──敬讀麗璧軒隨筆《留名》有感
‧雷一鳴‧
離騷作者屈名原,忠諫懷王遭譖言。
汨水自沉饒靳尚,諡封詩祖慰冤魂。

靜夜偶題
‧余廷林‧
茫茫何處是仙巢,寒水幽幽星點搖。
淡淡雲煙心底夢,當年春燕過溪橋。

詩二首
‧徐西樓‧
一、與劉先生閑聊有作
清陰半畝長遮道,甲錯霜皮年歲老。
雨露陽光足四時,大材臨下無芳草。
二、戲作呈劉老師
靜退由君物外身,生存恨我尚風塵。
有詩難得相逢笑,拚卻非為正業人。

夢橫塘
──《北山耘埆》代序
‧高壽孝‧
北山耘埆,南畝蒔瓜,自知貧土收薄。儉月青黃,恐又被、商羊摧落。風透東窗,夜迷高樹,雨狂寥廓。看殘花媚柳,老幹棲鴉,疏林裡,啼聲惡。
辛勤日夕操勞,但秋添半斗,汗滴田角。遍植紅萱,心上結、怎生拋卻。任蟲虺、潛蹤罥網,折取篣枝好相搏。恨已頻添,怨憑誰寄?向書中尋著。

LaRonde遊樂場(組詩)其一
玉樓春
──乘過山車
‧金文昌‧
童心未與年同老,遊樂園中尋趣事。過山車體驗驚奇,年歲身心遭異議。
風馳電掣懸肝膽,上下疾翻魂魄棄。聽天由命祈平安,不再逞能玩險戲。

沁園春
──魅力康縣
‧張開瑰‧
碧溢田疇,綠吞農莊,翠潑層巒。這怡情山水,游人浪醉;清河林海,極目無邊;大峽風光,巍峨險峻;梅園神韻,激蕩心中詩百篇。煙霞處,賞青溪疊瀑,別有奇觀。
邀君漫步康南,看麻柳茶園雅韻旋。借天麻木耳,脫貧致富;花椒板栗,聚攏錢財。北部蠶桑,香盈四野,滿眼明媚艷麗天。驚夢醒,睹城鄉巨變,欲幻飛仙!

敬讀盧茵《星墜》
‧李錦榮‧
國王星墜萬民迎,難議傳奇渡一生。
音樂天才歌唱秀,美詩佳話意持呈。
安眠高壽回家穩,倒掛多雲遊冢橫。
黑褲白衣蓮在手,莊嚴哀悼半旗令。

敬讀盧茵《留名》
‧李錦榮‧
其一
自古留名禍福纏,立言亦未越人詮。
詩文宇宙何期獨,藝術根源無共先。
觀點瀑流心萬異,市場價值影孤懸。
田間煨芋真吾養,牛糞書香生命燃。
其二、遙寄思光師
流水高山何處住,謝師教誨度黃昏。
長空萬里心能至,片片祥雲盡感思。
後記:感激業師白墨的關心,將勞先生逝世消息於兩小時後電知。思光師給我信說:「我年逾八十,死生之事,久不介意,所願者不至成為廢人拖累社會而已」(2010.03.30)在年咭上我寫下此七絕(2011.01.20)。

永念思光師
‧李澹能‧
妹夫來電催歸急,母病垂危暫幸存。
日暮乘車中大去,師容似聖哲人敦。
回思往事深秋夢,未遂吟心孤影魂。
默坐桌前無別物,史書四冊待黃昏。
註:卅年前,余赴沙田香港中文大學拜訪勞思光師,蒙贈其著作《中國哲學史》(初版)一套四冊,並親自驅車送余下山。想不到那一次短暫相聚,便是見老師最後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