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8日 星期三

第612期

詩壇第六百一十二期
「華僑新報」1075期(2011.09.30)

參加榮光退伍軍人會柬吳永存會長
‧譚銳祥‧
仁義身兼文武衾,軍官威望佛婆心。
曾經彈雨嗟回首,歷盡波瀾直至今。
瀛海初航舵手淺,詩詞甫練韻情深。
臨危鎮定神無懼,一笑相看二豎侵。

蔡組長幼文、詩壇譚銳祥壇主、白墨主編、詹鉅輝總栽、許尊紀會長聯袂參加魁北克榮光會慶祝民國百年雙十國慶暨榮民節雙慶有感
‧吳永存‧
佳年魁北聚榮民,恭賀中華百歲辰。
雙喜臨門齊慶祝,一心結草表同珍。
復興有望群彥集,衰落無干眾鶴淪?
北海蛟龍伸指爪,南山隱豹重麒麟。
註:「重」,仄聲,動詞。

與譚銳祥壇主應吳永存、雷一鳴兩詩翁柬請赴畔溪酒家出席辛亥百年榮民節感吟
‧白墨‧
辛亥百年頻赴宴,畔溪欣謁兩儒師。
榮民解甲功名在,良將韜光寶劍知。
戎馬一生惟報國,清風雙袖且吟詩。
羨公華髮情何潔,赤膽丹心莫笑痴。

臨江仙
──第六十七屆北美排球邀請賽在本市舉行
‧伍兆職‧
北美排球邀請賽,精英雲集蒙城。不凡身手獲佳評。喜龍騰虎躍,鳳舞也怡情。
文化交流兼結友,又增華埠繁榮。三全其美受歡迎。賽完忘勝負,親愛似家庭。

粉蝶兒
──秋悵
‧姚洪亮‧
已慣窗臺燭殘暗搖寂影,月淒寒,雁沉鴉靜。夜空靈,惆悵起,心神無定。縱舒箋、難賦眼前詩景。
而今人去偏剩一巷清冷,數星辰,滿眸青杏。話中情、心底事,預留誰聽。又三更,樑燕復還低詠。

曲玉管
──依韻姚洪亮「秋緒」
‧紫雲‧
霧練澄江,霜華翠嶺,涼風習習天剛曉。鳥雀無聲幽夢,誰共清宵?賴輕聊?逝水尋蹤,孤帆離索,萬般不計閒情擾。霧散雲飛,又是晴朗新朝,豔霞燒。
怎奈秋愁!此番去、歸程何在?酒紅昨夜香杯,迷蒙醉望銀橋。碎雲飄。歎時光蒼老,聚散無由憑道。夢中篷渡,月洗年華,露打塵囂。

聞雁聲寄許之遠先生
‧唐偉濱‧
香江可染秋,滿月可登樓?
況味平生事,素懷報國酬。
詩文堪老道,筆墨乃清遒。
望雁飛歸去,聲難辨喜憂。

雁聲
‧雪梅‧
綠葉應時漸轉紅,自然鴻雁感知中。
眼前碧草猶珍愛,翼上藍天仍然烘。
留戀之情難表白,別離去意不由衷。
迢迢他日關山路,似火楓林泛冷風。

中秋懷古
‧黃國棟‧
一年容易又中秋,仰首雲漢憶侶儔。
黃葉殘留悲末日,紅花艷盡落江流。

秋日感懷
‧譚永偉‧
憐惜黃花冷雨秋,登臨幾許復尋求。
轉投商海豪情在,閑讀詩書志未酬。
夜色沉迷看古月,晨曦乍現佇新樓。
涼風捎信憑君意,何必神遊弄遠舟。

秋風
‧懷素‧
一夜秋風緊,枝搖亂語聲。
天高雲聚散,地闊水窮生。
菊放心千縷,葉收情百重。
聽君歌一曲,亭外幾人行?

秋風(借韻懷素)
‧紫雲‧
雨後秋風起,蕭蕭落木聲。
年年攜翠去,歲歲度華生。
滿月途千里,鄉愁走一重。
登高思雁隊,借力助行程。

觀劉武畫作《閑花落地聽無聲》
‧彭鈞錚‧
細雨雲煙越晚秋,閑花飄落水中游。
蒼松遠望連天處,風送琴聲出小樓。

過秦嶺(1967)
‧王一洲‧
久聞秦嶺枕中天,南北河山隔萬年。
電氣機車開棧道,懸橋隧道過山川。
未離北麓猶飛雪,才下南坡見卉鮮。
片刻身經兩世界,始知奇景在峰巔。

Play
‧劉家驊‧
何物如情莫值錢,孔兄舉世愛芳年。
浮生弄戲青春玩,醉舞狂歌淥酒眠。
我不在乎人感受,私惟已矣自悠然。
婚姻枉訂終身約,相許誓言從欲牽。
註:Play,電視劇《溫柔的背叛》中女子背心字樣,現代人生觀也;「已矣」,完了、逝去。

立春
‧孫德振‧
東風解凍送春來,芽嫩垂絲南燕回。
郊野鞭牛花蕊早,句芒祈福紫雲裁。
小庭透雪更符歲,瑞氣識天催綠苔。
入句鄉村民眾事,大千世界述長懷 。

浣溪沙
──旅加之西化生活或喜或嘲
‧信天翁‧
八尺松屏綠樹圍。居家晨練步芳菲。性情真好氣清宜。
朝烤麵包西吃食,色拉蔬菜夾生絲。秀他洋佬大廚師。

看工人架設高壓輸電線路
‧王家麟‧
雄鷹振翼傲蒼穹,猛士凌霄歌大風。
極目煙雲飄渺處,塔聯天地線橫空。

遊蒙山
‧韓志隆‧
大佛出頭逢盛世,唐風再現遇華年。
核桃累累重繁樹,溪水潺潺再造泉。
寺有五龍明代畫,塔呈連理宋朝鐫。
何時掘炭灰塵地,今日栽花享樂田。

弔文革死難專家
‧洪元堯‧
淚望南師盡,弔公倍恍惶。
冤成三字獄,讞定一言堂。
巢覆無全卵,城長哭孟姜。
蒼天何憒憒,老九盡遭殃。

台灣三個音樂團首次受邀為蒙城音樂節演出獲好評
‧吳永存‧

冷月揚帆聖水秋,三團榮獲異邦遊。
江心蕩漾玉盤白,忘卻鄉思悅滿舟。

掌聲陣陣振人心,幾股清音配響琴。
爐火純青圓學藝,田園龜裂獲甘霖。

花木逢春生氣盛,霜天號角如吟詠。
客心清似水中天,明月高懸光互映。

敬讀盧茵《評鑑》
‧李錦榮‧
縱橫歷史難期互,存活自身多仄路。
弔詭如林因果遙,認知似影風雲過。
原生詮釋怎能尋,悖論實然頻獨露。
仁義心融會作詩,做人灑灑乾坤慕。

祝加拿大湖南商務暨人力資源協會成立二首
‧鄭石泉‧
其一
出國漂洋壯志催,湘資沅澧育英材。
鄉音未改宏圖展,事業有成願景開。
人力資源湘是舉,湖南商務楚唯才。
胸懷家國恩圖報,遠景藍圖任手裁。
其二
裔胄炎黃好子孫,離鄉報國信心敦。
湖湘物阜迎開埠,異域金豐靠掌盆。
牽線搭橋非鵲道,取長補短繫宗源。
楓華北美為推手,世界何愁不大村。

移民騷國吟八首(續)
‧劉家驊‧
其五
癡迷騷國即仙真,無癖難成快樂人。
浮也根基為不固,躁兮耐性已勾神。
潮流漲落隨時眼,偏執始終持要津。
白墨銀光恒守白,詩壇有幸總迎春。
註:「仙真」,道家稱昇仙得道之人。「勾神」,傳說中捕捉生人靈魂的神祇。「時眼」,世俗的眼光。「白墨」,1,墨的一種。色白,研後即變黑。 宋‧蘇易簡 《文房四譜‧墨譜》:「近黟歙間有人造白墨,色如銀,迨研訖,即與常墨無異,卻未知所製之法。」2,白粉筆的別名。3,盧國才筆名。「守白」,謂保持空明的心境。「道室焚香勤守白,虛窗點《易》靜研朱。」(陸游《齋居書事》)
其六
騷國傳奇在任真,詩詞沉醉發癲人。
幾經腰折蘇仙骨,豈恐途窮降鶴神。
電腦琢磨平水韻,微機掌握浣紗津。
莫疑學究終為老,利器爭先必報春。
註:「任真」,聽其自然。率真任情,不加修飾。「鶴神」,凶神名。「浣紗津」,即浣紗溪、浣溪紗、浣溪沙。「利器」,精良的工具。《論語‧衛靈公》「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魁北克山區三首
‧何啟茂‧
一、蜂鳥
嘴尖細管像蒼蠅,林下叢中故路行。
吸取蜜芬身盡健,花開授粉傳深情。
註:30多年前,在古代小說《鏡花緣》中看到南太平洋島國有一種小花卉雀,沒想到今天在北國魁北克山區見到了它,它體型微小,僅馬蜂大小,穿梭於百花叢中。
二、沙灘湖
沙灘湖大望無波,休假拉船又唱歌。
吹拂微風平溜去,歡娛群眾更詳和。
三、觀山聽濤
大風吹拂是林濤,上陌遊人實自豪。
蔥綠群山濃湧過,歌聲起伏像波滔。

詩二首
‧李澹能‧
一、無住
飄搖海外難為主,佳節月圓祈有撫。
人世依然競上爭,煙塵飛渡橫空舞。
清歡盛會慧言離,俗樂交誼名利聚。
何似歸家忘市斟,寂心無得期秋雨。
二、雜感
生活原依詩自身,何須詩化成枝葉。
人間煙火古詩呈,天際詩情今世疊。
往後回旋詩理圓,深思異熟神詩攝。
隨師苦學正詩途,靜默感恩詩漸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