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5日 星期四

《莊步興詩詞集》(2012-2019)

步韻劉家驊先生《直抒》
運消末世盡心涼,粉墨登場難救場。
混跡江湖三箇指,鬱紆磈磊九回腸。
悲歌每自風塵起,慟哭常因憤懣傷。
呵壁問天天不語,東籬醉臥傲清霜。
附:劉家驊「直抒」:「儘教世態有炎涼,幸得人間走一場。晚歲捫心難洗胃,平生開口可探腸。相逢野客多投合,凡遇佞人終被傷。若問塵機榮辱否,關山草木總凌霜。」
(「詩壇」第636期2012.03.16《華僑新報》第1099期)
(「詩壇」第837期2018.08.02《華僑新報》第1432期)
有感
不是《藍書》啟白癡,安知腐朽化神奇?
昨時毒奶方離口,今日丹紅又入肌。
黝黝溝油能補腎,煌煌饅首可強脾。
輕身益壽容顏美,頓悟人生味有滋!
註:《藍書》:報載《中國發展社會心態藍皮書》稱「百姓生活有滋有味」。「饅首」,俗稱饅頭。
(「詩壇」第636期2012.03.16《華僑新報》第1099期)

即事
把盞銜杯逸興豪,朱門盛宴醉醇醪。
茅臺糧液千人血,魚翅遼參百姓膏。
燭淚落時傷淚落,歌聲高處怨聲高。
當頭棒喝君須記,水不載舟翻怒濤!
(「詩壇」第637期2012.03.23《華僑新報》第1100期)

遣懷
枉入累塵逾古稀,歷經煉獄性難移。
摧方痛惡笙竽巧,苟媚偏聞鄭衛詞。
樸直不為凡世許,微言惟有故人知。
幾多往事傷回首,青埂峰崖歲月隨。
(「詩壇」第639期2012.04.06《華僑新報》第1102期)

過廈門
縹緲金門若巨鯨,一衣帶水卻難行。
鬩牆既往終黃土,棠棣還應惜紫荊。
子曰怡怡音未絕,詩雲綽綽夢常縈。
炎黃宗脈自家血,完璧金甌踏月明。
註:卻難行,兩地若異國,互不來往。怡怡,語出《論語》「兄弟怡怡」,意謂和氣。綽綽,語出《詩經‧小雅》「此令兄弟,綽綽有裕」意謂寬容。
(「詩壇」第642期2012.04.27《華僑新報》第1105期)

偕友人重游仙岩
羅山又踏正逢春,陌上青青草色新。
先哲祠內尋往跡,放生池畔洗囂塵。
九獅雄踞護禪院,一塔凌空鎖虎津。
獨愛梅潭女兒綠,盈盈猶照舊來人。
註:先哲,南宋學者陳傅良,祠在寺右。九獅,山名,在寺後。虎津,即虎溪,在寺前。女兒綠,語出朱自清《綠》。
(「詩壇」第646期2012.05.25《華僑新報》第1109期)

二月八日口占
畢竟英雄非小可,一朝出手便稱奇。
迷離撲朔廟堂事,水面風波魚不知。
(「詩壇」第647期2012.06.01《華僑新報》第1110期)

登池上樓
東甌岩壑獨崔嵬,太守流連醉忘回。
世所好乎黃老也,公之樂者石泉哉。
柳間逸趣鳴禽變,池上詩情春草催。
欲訪舊蹤攜謝屐,江南江北覓蓬萊。
(「詩壇」第818期2018.03.22《華僑新報》第1413期)

洞頭垂釣
即從甌海馳東海,便入深門出淺門。
翠葉鳥歸林杪動,夕陽人往渡頭喧。
眼前雲起去無跡,腳下潮生來有痕。
欲問漁翁變幻事,垂竿磯畔已忘言。
(「詩壇」第818期2018.03.22《華僑新報》第1413期)

過劉基墓
於劉基荒塚前憑弔徘徊,忽念及諺云「學得文武藝,貨與帝王家」,深感古今士人之悲哀,因有是吟。
功高震主見猜疑,避禍南田事已遲。
嗟歎絕倫文武藝,悔非貨與帝家時。
(「詩壇」第820期2018.04.05《華僑新報》第1415期)

訪寶嚴寺尋弘一法師遺蹤
山徑苔痕綠,翠微隱白泉
幽蘭藏空谷,禪室繞馨煙。
花萼正春滿,天心見月圓。
僧魂何處覓?鐘磬但綿綿。
(「詩壇」第820期2018.04.05《華僑新報》第1415期)

普世吟
放眼寰瀛普世求,年年翹首壯懷休。
虎皮安可虎謀取?狼奶終歸狼聚遊。
承運奉天皆僭主,推賢舉任乃豪酋。
沐猴欲待成正道,渺渺難期萬古愁。
(「詩壇」第821期2018.04.12《華僑新報》第1416期)

歎彷徨
欲來風雨並洪波,猶抱僵屍唱挽歌。
有主無民曰民主,只共不和稱共和。
陸沉南海失良策,鼎沸中山操利戈。
莫作臨歧楊子泣,踟躕世路意云何?
(「詩壇」第821期2018.04.12《華僑新報》第1416期)

武陽懷古
南田地峻群巒小,漠漠平疇連美池。
獨得山川氳故宅,如聞金石聆《鬱離》。
輔成一統王之佐,垂憲千秋帝者師。
亙古人豪誰伯仲?森森霜柏孔明祠。
(「詩壇」第822期2018.04.19《華僑新報》第1417期)

二、十二月二十六日遣懷
陰霾四起苦彷徨,蝶夢迷疑思厭禳。
欲借魔王魘人事,魅魑魍魎影跳踉。
(「詩壇」第822期2018.04.19《華僑新報》第1417期)

酬家驊
抱甕園畦曳尾塗,與君冷眼看錢奴。
人間誰見天情在?舐犢如何不丈夫!
(「詩壇」第826期2018.05.17《華僑新報》第1421期)

步韻家驊弟「老懷有感」
魔因壓道毀元基,魍魎東傳變正支。
何法寬胸拔茅棘,自為擁鼻效弦詩。
與其吐納囂塵氣,不若吟哦清絕思。
世上華胥終未見,撫時感事誰能知?
註:魍魎,昔日歐洲上空的幽靈。正支,族譜中的正脈。
(「詩壇」第826期2018.05.17《華僑新報》第1421期)

塘河煙雨
煙雨霏霏白鹿洲,涳濛野岸綠平疇。
宛如一幅米家畫,人去人來鏡中遊。
(「詩壇」第827期2018.05.24《華僑新報》第1422期)

新西蘭行
乘風赤道瞬間穿,下望人寰數點煙。
處處清波白帆影,萋萋芳草紫羔眠。
(「詩壇」第827期2018.05.24《華僑新報》第1422期)

羅峰訪隱者
疊疊重岩松萬壑,廬前池沼水晶瑩。
瓢簞自適何能爾?嶺上白雲時伴行。
(「詩壇」第827期2018.05.24《華僑新報》第1422期)

石門洞懷古
把門旗鼓最稱奇,懸瀑瀉銀潭碧漪。
秋葉獨尋讀書處,霜林空見伯溫祠。
運籌帷幄決神算,謀略朝廷奠國基。
曾慮出山泉水濁,興邦征虜敢堅辭?
(「詩壇」第828期2018.05.31《華僑新報》第1423期)

訪南雁會文書院
危峰幽洞藏孤館,獨嘯茫然撫寸衷。
蒼狗白雲人事異,青山綠水古今同。
杏壇豈少利名客?庠序尤多文剪公!
浙學碩儒皆寂寞,彷徨何處坐春風?
(「詩壇」第828期2018.05.31《華僑新報》第1423期)

端午節
又逢端午思屈子,披誦《離騷》祭汨羅。
遍灑雄黃消腐敗,怒將蒲劍斬邪魔。
(「詩壇」第832期2018.06.28《華僑新報》第1427期)

即事
把盞銜杯逸興豪,朱門盛宴醉醇醪。
茅臺糧液千人血,魚翅遼參百姓膏。
燭淚落時傷淚落,歌聲高處怨聲高。
當頭棒喝君須記,水不載舟翻怒濤!
(「詩壇」第832期2018.06.28《華僑新報》第1427期)

詠冬筍
空山冰雪後,玉潔獨廖廖。
何日翻堅石,一竿挺九霄。
(「詩壇」第833期2018.07.05《華僑新報》第1428期)

盜亦有道
惻隱之心人亦然,盜因有道幾臻賢。
他年若竊貪官邸,驚詫其錢乃我錢。
(「詩壇」第833期2018.07.05《華僑新報》第1428期)

讀《沁園春‧雪》有感
秦皇漢武俱亡矣,千古風流朕獨先。
宣統不才終帝脈,孫文逆豎鼓民權。
但憑槍桿堪安國,何慮草根能變天。
王業中興仗君力,聖明萬歲萬年傳。
(「詩壇」第834期2018.07.12《華僑新報》第1429期)

有感「公僕」
公僕自謙寶馬驅,懷中民瘼半分無。
一心專練鑽營術,雙目直盯紗帽圖。
珍饌膏粱口脾厭,輕歌曼舞視聽娛。
遂教天下世風變,不羨東家卻羨奴。
(「詩壇」第834期2018.07.12《華僑新報》第1429期)

忠信篤行周躍南
南疆灑淚慰英靈,火線盟言永繞縈。
忠信或無時世察,篤行自有上天明。
古聞季布千金諾,今感周君卅載情。
且喜人間真善美,何愁社鼠褻廉清。
(「詩壇」第835期2018.07.19《華僑新報》第1430期)

大師范曾
盛世大師不盡收,煙霞嘯傲更無儔。
書成敢令二王歎,畫就能標萬貫酬。
上界難求象牙塔,人間唯願稻粱謀。
腰纏億兆不知重,騎鶴逍遙塵外遊。
註:盛世,官方+商人+媒體。不盡收,即不勝收,多如牛毛。煙霞句,范喜持煙斗,吞雲吐霧。象牙塔,此借喻藝術頂峰。稻粱句:范為謀求錢財不惜採用流水線作畫法,為世人所詬。塵外遊,范在新加坡廣置豪宅。
(「詩壇」第835期2018.07.19《華僑新報》第1430期)

中醫歎(自嘲詩)
蕩蕩軒岐稱國粹,百年非難此心寒。
趨炎但願婦隨賈,附勢唯求醫變官。
吶喊未持衰暮幟,鼓簧已起築舟壇。
傷嗟閹割命根斷,四顧茫茫獨喟歎。
(「詩壇」第836期2018.07.26《華僑新報》第1431期)

春寒
春臨已是鴻鈞轉,猶尚哆嗦徹骨僵。
風號勁哀林欲折,雪淩淒苦鴉噤藏。
北溟陰凝冰如鐵,南國陽回柳換妝。
久慣嚴冬身蟄伏,天寒地凍習為常。
(「詩壇」第836期2018.07.26《華僑新報》第1431期)

遣懷
讀賢弟信劄及詩作,有感胸臆,不能自已。
枉入累塵逾古稀,歷經煉獄性難移。
摧方痛惡笙竽巧,苟媚偏聞鄭衛詞。
樸直不為凡世許,微言惟有故人知。
幾多往事傷回首,青埂峰崖歲月隨。
(「詩壇」第837期2018.08.02《華僑新報》第1432期)

青田之行
一、訪章乃器先生青田舊居
曾覽汗青知亮節,故居嚮往獨尋真。
枯藤老樹荒疏屋,古道夕陽孤孑身。
瓦釜雷鳴皆靳以,黃鐘毀棄是靈均。
于今惆悵何由告?霧失樓臺月失津!
註:亮節,章為中國唯一一個「死不認錯的大右派分子」。孤孑,指作者獨往瞻仰。「霧失樓臺」句,取意於秦觀《踏莎行》。連用二「失」字,含強調之意。
二、石門洞懷古
把門旗鼓最稱奇,懸瀑瀉銀潭碧漪。
秋葉獨尋讀書處,寒林空見伯溫祠。
運籌帷幄決神算,謀略朝廷奠國基。
但慮出山泉水濁,興邦征虜敢堅辭?
註:石門洞,在青田,為道教第十二洞天,洞內群山懷抱,林木蔥郁,溪橋亭樹,曲徑通幽,素有「桃源仙境」之譽。現有石門書院、劉文成公祠、劉伯溫讀書處、國師床等名勝多處。旗鼓,洞口有旗、鼓二山對峙如門。瀉銀,即瀉銀瀑。泉水濁,杜詩「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
三、古戲台
稱孤道寡戲連台?南面躊躇滿志時。
轉眼曲終人散後,覆車之鑒幾人知?
註:古戲台,此台有五千年之歷史。戲連台,連續劇長達幾千年,至今還在演。幾人,當代唯有戈爾巴喬夫和蔣經國。
(「詩壇」第838期2018.08.09《華僑新報》第1433期)

聯二副
一、五馬街徵全聯
五馬並馳,甌越通衢,直輸東西大陸;
三才具備,溫州人傑,遍及南北全球。
註:三才,天地人。
二、墨池公園開園徵聯
墨韻馥鬱,染翰操觚,林泉風采,右軍跡猶在;
池塘漣漪,鳴禽春草,山水逍遙,康樂意自閑。
(「詩壇」第839期2018.08.16《華僑新報》第1434期)

遊仙都有懷
鼎湖遺事本悠悠,列祖列宗隨效尤。
鯨海尋仙秦帝夢,金莖承露漢皇求。
諒無軀命千年在,安有皮囊七尺留?
久視長生非漫幻,靈丹應向口碑謀。
註:鼎湖,仙都名勝,相傳黃帝在此煉丹升天。悠悠,此引申為荒謬。何垠注《聊齋》:「悠悠,謬悠也」。口碑,民心。
(「詩壇」第841期2018.08.30《華僑新報》第1436期)

無題
躬逢盛世賜恩澤,處處弦歌頌九天。
薄彼庶民卻感涕,厚茲官吏欲成仙。
渾渾噩噩俱蝶夢,攘攘熙熙唯業錢。
江畔何曾吟屈子,《懷沙》無賦倍惆然。
註:恩澤,漲薪金。業錢,造孽之錢財。《懷沙》,《楚辭‧九章》之一,為屈原投江前之絕筆。
(「詩壇」第841期2018.08.30《華僑新報》第1436期)

過病院探視老友
苦於二豎又逢秋,短嘆長吁入院留。
一日三餐食難振,百年五臟氣終休。
詩詞吟詠勝針藥,逸興遄飛自勁遒。
隨遇而安樂天命,清風明月伴優遊。
(「詩壇」第842期2018.09.06《華僑新報》第1437期)

邯鄲夢
座上高朋皆黑道,四夷簇擁拜天君。
逢迎醉客延醒客,變幻晴雲化雨雲。
今世同縈荒誕夢,明朝散作怪祅氛。
千金撒盡東流水,躑躅邯鄲哭日曛。
(「詩壇」第843期2018.09.13《華僑新報》第1438期)

青山恨
牛眠已卜出鄉關,趨走風塵遠鬼寰。
落葉無歸根豈在?池魚有思澤奚還。
平生淪辱遭翻眼,終極登升始破顏。
埋骨何須桑梓地?天涯處處是青山!
(「詩壇」第846期2018.11.15《華僑新報》第1447期)

苦吟者
天遣閑愁應有意,好將詩思畀吾曹。
誠知世事皆身外,修煉偏從苦處熬。
(「詩壇」第846期2018.11.15《華僑新報》第1447期)

登高有感
突兀蓮峰對混茫,郊原極目暗秋光。
高樓矗立下無地,老眼河山已夕陽。
註:蓮峰,即近郊蓮花芯。無地,喻根基不固。老眼,辨別是非好壞的能力。
(「詩壇」第846期2018.11.15《華僑新報》第1447期)

殘燭──寫於教師節前
熒熒曾亮江船夜,風雨飄搖意自閑。
燭燼成灰終不悔,但求火種在人間。
(「詩壇」第851期2018.12.20《華僑新報》第1452期)

歲暮有感
年復一年望未休,傷時感愴白吾頭。
須知憤世防腸斷,煮酒漁樵看水鷗。
(「詩壇」第851期2018.12.20《華僑新報》第1452期)

喜雪
世上創痍事不平,湖山雪滿盡晶瑩。
信知一白能遮醜,滕六紛揚天地明。
註:滕六:雪神,見唐牛僧孺 《玄怪錄‧蕭志忠》
(「詩壇」第851期2018.12.20《華僑新報》第1452期)

無題
車水馬龍樓近天,熙熙壤壤眼迷煙。
小橋流水今何在,夢裏依稀終惘然。
註:《史記‧貨殖列傳》:“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壤,通攘。
(「詩壇」第851期2018.12.20《華僑新報》第1452期)

無題
登禪全憑世胄聯,豈容擊鼓再花傳。
寥寥邊國無男子,濟濟天朝有輔賢。
迷夢未央愁易幟,知津化外樂更弦。
避言普世如駝鳥,仁義連篇也枉然。
註:輔賢,指輔政八老。
(「詩壇」第853期2019.01.03《華僑新報》第1454期)

劉基尷尬
劉基故里景點入口處,豎有「中國廉政文化基地」石碑,如此活用,令人噴飯。
草根本是無權物,安敢趨炎廉政行。
尊者已先天下樂,三公又喜托佳名。
註:「三公」,公吃、公車、公旅行。
(「詩壇」第853期2019.01.03《華僑新報》第1454期)

讀《詩化浮生》遣懷
散淡幽居埋豹韜,閑投長劍弄詩毫。
神奸鑄入藏鋒句,展讀如聞萬鬼嚎。
(「詩壇」第853期2019.01.03《華僑新報》第1454期)

哭亡友
溫大張乘健教授不幸病逝,彼與我亦師亦友,其著作甚豐,海內頗有影響,有「溫州奇才」之譽。茲撰輓聯,以寄哀思。
悲聲淒淒,人間講席,痛失夢花筆;
神樂隱隱,天上仙班,迎歸文曲星。
(「詩壇」第856期2019.01.24《華僑新報》第1457期)

二月八日口占
畢竟英雄非小可,一朝出手便稱奇。
迷離撲朔廟堂事,水面風波魚不知。
(「詩壇」第856期2019.01.24《華僑新報》第1457期)

水漫帝畿
蒼黃風雨起燕京,波撼皇城連澳溟。
坐駕能令山俯仰,步行卻與水飄零。
樓臺高聳上天闕,溝瀆橫流下地冥。
底事盛平歎喪命?城狐社鼠滿明庭。
註:坐駕句,意謂車在水中行駛的感覺。步行句,意謂行人淹在水中。
(「詩壇」第856期2019.01.24《華僑新報》第145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