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3日 星期五

有一種詩情畫意叫芸香(王薇)

芸香雅社合影,左起:金晶、李若竹、方琳達、羅曉軍、馬新雲、王薇、陸蔚青、朱九如、榮麗瑋、宋蘭(張岩攝)
遇見芸香之前,我喜歡宋詞很多年了,買了不少相關書籍。那些反復讀過的優美字句,偶爾會飄過腦海。大約兩年前,嘗試著填宋詞,僅限於送給朋友看。偶然的一次機會,在一個微信群裡看見一則關於宋詞和評論的帖子,覺著寫得很有功底,就和貼子的人聊了聊。這以後,就開始了那詩情畫意的芸香之旅。

而這個她,就是芸香詩詞雅舍的領頭人,大姐馬新雲,她也是魁北克詩壇的資深詩人和評詞人。

當時,她對我說:你用詞挺老道的,但是平仄格式不對。洋洋自得的我,不由得一個踉蹌。她真真說到點子上了,龍榆生寫的繁體字版《宋詞格律》,上面的“++--”的符號,和後面附的平水韻的韻部,猶如天書,我是偷懶按現在的讀音去寫的。於是,大姐很耐心地發給我她當時學詩詞時的材料,又不厭其煩的每次都幫我對照格式,改正裡面的失誤。

她們有四個姐妹常在一起寫詩填詞,相互應答著玩,群的名字很英武,叫做:“女子別動隊”,那是二零一六年的事情。

再後來,認識了魁北克詩壇和嚴格的壇主盧國才(筆名白墨),那是後話。難得的是,多年來,他們一直堅持著,所有的詩詞一律按照平水聲韻,按照唐詩和宋詞的格律。他們也一直熱誠地幫助著愛好詩詞的後來之人。

在大姐的慧眼下,陸續有姐妹加入群中,大家都是一腔熱情的寫詩填詞,有大姐馬新雲和四姐吳曄把關挑錯,各人絞盡腦汁地挑合適的優美的替代詞,有時實在不行,一段都要重新來寫,這樣的訓練,對於詩詞的理解運用,對於以後的遣字用詞,真是受益匪淺。

過了一段時間,我們覺得不如學前人起個詩社玩,豈不更風雅有趣。於是,經民主投票選出社名【芸香雅社】,微信群名【芸香雅舍】,擬出簡要的社規,其實就是玩的規則。開始每個月由一位領題,不管別人寫與不寫,領題人必須就自己當時的感受寫一到兩首詩詞,大家應和,隨意發揮,每個月都收集成冊,放在網上與大家共賞。

在我們生活周圍,充滿了許多的美麗和風情,不過在等待我們那雙發現它們的眼睛。而每天裡我們奮鬥處理的事情很多,常常累得失去了觀賞的心情。加上手機的流行,給我們便利也束縛了我們的時間和思維。

因為【芸香雅舍】的社規,每個月至少會有一個人寫出或美麗或狂放的詩詞,瞧著的人難免會手癢癢起來,心思立刻活動起來。退一步講,大家都那麼勤奮地寫著討論著,瞧著的人如果不行動起來,會為自己的懶惰而愧疚。所以起詩社的確是個極好的主意。
芸香雅社詩友與嘉賓合影。前排右起:陸蔚青、馬新雲、周黎華畫家、李正偉製片人、賀新芝;後排左起:吳曄、方琳達、唐偉濱、王薇、榮麗瑋
每個人眼裡,會有不同的風景,和不同的情懷,我們可以洋洋灑灑地寫出來,而我以為,只有在唐詩和宋詞的凝縮裡,才能夠把心底的情懷表現得更加深沉更加濃烈。

芸香的世界裡,大家都盡力尋找出自己的時間,尋找到自己的安靜角落,翻開書來,打開文檔,對照格式,將自己的情緒融化到詩詞的天地裡。得以片暇,何妨,攬月入懷,對風長嘯。

僅僅是因為喜歡,大家聚在到【芸香雅舍】。在這種喜歡裡,無需自卑,沒有尊貴,喜歡,就是純粹的喜歡。

我們一起學習,練習,交流著關於詩詞的心情,關於詩詞的理解。在彼此的挑刺和欣賞裡,共同進步,努力提高,希望在詩詞裡更加盡興的放飛自我。
我們的芸香,有兩位才華橫溢的男嘉賓,不時用他們精彩的演繹,賦予芸香更加豐富的性格。

我們的芸香,借芸香護書的意思,不論寫得如何,一定是堅守了自己的本心而寫的,一直堅守當初喜歡詩詞的最初的心意,以謙遜的姿態,傾聽、理解、容納。這是,芸香詩詞的風格,這是芸香獨有的詩情畫意。

(芸香雅舍會陸續推出文章,關於學習和填寫詩詞的理解和心得,敬請關注。)
王薇   二零一八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