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8日 星期三

《韓修乾詩詞集》(2020)

己亥暖冬夜過煙雨南下塘
溯氣迷漫寒草黃,江南冬暖濕時常。
蠟梅花朵金涼色,疏月星芒瓦上霜。
舉步橋頭煙雨起,尋停車影市街長。
人流暗動燈紅處,盛世不過南下塘。
註:南下塘所在無錫市南門夜生活景區
(「詩壇」第903期2020.01.16《華僑新報》第1508期)

己亥大寒又過陽春巷
數九冬嚴冷暖噓,雪未大寒風雨沮。
眼下淺深梅樹色,煙中三二蠟枝疏。
曾經石庫門前種,是否花坡園裏居?
或問陽春人已去,滄浪古運水游魚!
(「詩壇」第904期2020.01.23《華僑新報》第1509期)

己亥今日臘月二十七大霧
濁霧四漫彌氣湮,遮空蔽物失坤乾。
行行覓覓時無日,縷縷絲絲景自煙。
已賞花梅開哪去?猶聞鵲鳥叫誰前?
忽然光照匆匆午,又暗昏沉窗外邊。
(「詩壇」第905期2020.01.30《華僑新報》第1510期)

庚子鼠年瘟疫病毒有記
庚子鼠年何冷清?人窩宅院莫街行。
離奇菊蝠瘟神虐,怪誕珍鮮饕餮烹。
武鄂名聞災疫起,神洲病例逆時驚。
鍾南妙手回春日,明燭紙船報安平。
(「詩壇」第906期2020.02.06《華僑新報》第1511期)

連日雨霧今中宵大雪有嘆
雨霧迷漫昨兩天,今宵大雪戶窗前。
梨花二月空誰賞?冠毒新年奪命牽。
蠟象原馳山舞美,瘟神病起口貪鮮。
英雄一去長吁已,共濟時艱念李賢。
(「詩壇」第908期2020.02.20《華僑新報》第1513期)

滿庭芳
──庚子年疫情有記
乍冷殤花,才溫又雨,只道天氣違晴。莫非春好,庚子鼠年憎?卻教瘟神肆虐,新冠毒、惡鬼猙獰。去冬已,急傳病例,吹哨李醫生!
齊聲,成眾志,天使大愛,濟世壺驚。隔離阻漫延,武漢封城。黃鶴樓茫九派,穿南北、萬馬奔騰!縱然是、元宵月黑,迎起太陽昇!
(「詩壇」第912期2020.03.19《華僑新報》第1517期)

庚子年春雨寄楓國親友
二月江南煙雨裏,時明時暗總迷濛。
高林濕濕雲青壁,春水淙淙草綠叢。
應是枝寒花恨少?還須風暖葉溫融。
天涯每至思懷最,海角蒙村白雪隆。
(「詩壇」第913期2020.03.26《華僑新報》第1518期)

蘇幕遮
──庚子春分
紫黃花,青綠葉,風采依然,細雨柔風接,巷尾街頭隨眼愜。綠女紅男,好個春分節。
管他曾,新冠獗,黑月昏燈,終漸明媚越。燕子歸來銜舊穴。相識前緣,共聚當年別!
(「詩壇」第913期2020.03.26《華僑新報》第1518期)

仲春雨晴
濃淡江春煙雨濛,淋漓花朵草青蔥。
紛飛燕鳥滄浪沒,出入雲山暗淡中。
不覺黃昏斜日遠,難溫濕漉野荒東。
憑窗待望參商久,家書微信點星空。
(「詩壇」第914期2020.04.02《華僑新報》第1519期)

昨夜春雨驚雷大作
昨夜風狂雷雨作,撕雲裂電忽妖魔。
淫淫撒潑千江水,瀝瀝無休一夜歌。
濕透花枝天曉淚,漫浸土木地溝河。
莫是春眠渾不覺?醒來寒鳥苦啼多。
(「詩壇」第914期2020.04.02《華僑新報》第1519期)

庚子三月初五早見雨夾雪
窗投雨雪夾飄遮,漸覺風寒料峭加。
既是春分溫暖已,何猶冬逆冷冰嗟?
衰年起夜身孤讀,微信頻圖友嘆呀:
或道天時終不測,懶床休管日高斜!
(「詩壇」第914期2020.04.02《華僑新報》第1519期)

庚子年清明節天晴有嘆
庚子清明晴奈好?桃紅柳綠枉陽春。
雲凝殤祭亡靈淚,疫奪凶追喘病身!
四面楚歌冠狀毒,何方新藥剋瘟神?
今來古往災情事,難免蕭疏鬼唱貧。
(「詩壇」第915期2020.04.09《華僑新報》第1520期)

漁家傲
──無緣面聚悼念鄭詩翁
驚悉詩翁仙逝去,淚悲竟莫緣恭聚。讀你華章千百句,多少慕,相思綠柳春風絮。
從此再無吟笑與,天人永隔更何語?白首如新傾蓋故,雙未許,但求情意來生敘!
(「詩壇」第915期2020.04.09《華僑新報》第1520期)

紀念教友同組張承志姐妹
主迎張姐晉天堂,堅定虔誠彪炳彰。
從此每周崇主日,再無南岸罔途羊。
爾何庚子匆忙即?我奈清明懷念殤!
最是鐘聲過聖誕,難回已往舊時光。
(「詩壇」第916期2020.04.16《華僑新報》第1521期)

莫負春光之三月過半而嘆
莫負香茶美酒加,凄然風雨杏桃嗟。
街空巷靜迷濛望,水去浪回光影斜。
道你三春溫暖愛,恨何瘟疫毒災邪?
窩居共願江南又,燕舞鶯歌四月花!
(「詩壇」第916期2020.04.16《華僑新報》第1521期)

漁家傲
──庚子暮春雨中
忍看萬樓千舍注,雲殤風淚東西雨,幾處流沙蕪草淤,還堪慮,庚金子水今年遇!
不見市街花傘舉,蟄居多互微聊與,海闊天空虛擬語,何時聚?渺茫無影誰聲許!
(「詩壇」第917期2020.04.23《華僑新報》第1522期)

谷雨望晚
雲遮霧掩三春暮,望斷黃昏谷雨時。
水漬花枝紅綠葉,風驚窗戶嘎呀吱。
光陰四月將初夏,地角無涯去往期。
夢裏與聊人獨醒,相思跨海化斯詩。
(「詩壇」第918期2020.04.30《華僑新報》第1523期)

庚子四月初四約趙兄品茶
與兄相識少時真,傾蓋如過白首新。
花鳥丹青工筆好,評彈蔣調唱腔醇。
匆匆四十多年已,忽忽祖爺孫代親。
但看明天茶飲約,風光無限太湖濱。
(「詩壇」第918期2020.04.30《華僑新報》第1523期)

庚子望夏雷雨
天欲雨繆雲漸暗,陰幽路野式微光。
雷鳴緩急聲輕重,浪捲高低水短長。
初夏溫涼寒暑伴,陽梅生澀熟甜嚐。
江南滋潤河田好,到處魚蝦花果鄉。
(「詩壇」第918期2020.04.30《華僑新報》第1523期)

望夏黎明聞啼鳥而寄良友
錦羽五更啼夏清,空音遠近耳聆聲。
西天寥落東天白,往日時光今日迎。
奼紫嫣紅何寂寞,鶯歌燕舞怎安平。
難能已是殘庚老,勝事空知誰與評?
(「詩壇」第919期2020.05.07《華僑新報》第1524期)

悼念譚夫人仙逝
殘年怕聽人仙逝,遙祭悲傷落淚之。
一面有緣壇主傍,唐街偶識禮儀姿。
匆匆即即當年記,攘攘熙熙春節時。
待得天堂重聚日,神懷大愛德恩施。
(「詩壇」第919期2020.05.07《華僑新報》第1524期)

好看夏雨
夏日午中煙雨亮,東西南北水滄浪。
穿林漉葉花搖擺,閃電鳴雷鳥莫藏。
淡泊江湖非以志,流連景色入迷茫。
人間至味歡心事,應是輕舟泛我鄉。
(「詩壇」第919期2020.05.07《華僑新報》第1524期)

庚子立夏初識諸女神歌友
集景花園迎立夏,女神經典美歌喉。
鶯聲嚦嚦西洋劇,高閣婷婷玫朵羞。
玉指鋼琴風雅頌,葦君影像視頻優。
初登金色江南岸,四面湖光山色留。
(「詩壇」第920期2020.05.14《華僑新報》第1525期)

庚子立夏後二日陰欲雨
風雨欲來初夏早,窗頭亂叫鳥烏鴉。
薔薇開落繽紛日,柳葉飄飛橫豎槎。
中午空雷輕遠近,大河長浪白茫遐。
心情五月江南好,醉看陰陽疊彩霞。
(「詩壇」第920期2020.05.14《華僑新報》第1525期)

或遷居戀南苑舊屋而作
早起遲疑風雨待,庭園好聽鳥啼嘹。
人車映影芳菲路,腳步隨身滋潤橋。
此地水鄉流水潔,唐詩南國北南朝。
如斯佳景千年史,第一宜居天下驕。
(「詩壇」第920期2020.05.14《華僑新報》第1525期)

望夏黎明
拉動簾窗天地醒,光輝照我不床眠。
黎明古寺鐘聲響,翠鳥鮮花巷市煙。
秀色山遊初夏日,滄浪水濟白帆船。
思前想起貪玩樂,好個曾經老少年。
(「詩壇」第920期2020.05.14《華僑新報》第1525期)

母親節紀念先慈而作
其一
常懷父母疼兒事,此日更思娘苦辛。
六歲殤爹家變故,今天奪眶淚多頻。
傳承美德鮮花潔,紀念先慈榜樣珍。
問答子孫堂孝語,她當韓氏大功臣。
其二
每念先慈心愧對,娘親母節樂悲何?
追思夢裏天堂路,祭掃墳前草木蘿。
寂寞音容身後已,艱難歲月氣通和。
識文知理人緣善,護我年輕惹事多。
(「詩壇」第920期2020.05.14《華僑新報》第1525期)

無題
那晚一輪園望月,溫馨滿院紫藤花。
彈琴誰唱紅河谷?比翼雙飛可愛家。
往日時光思故舊,多情土地走天涯。
平沙落雁黃昏戀,夕日漁舟唱晚霞。
(「詩壇」第921期2020.05.21《華僑新報》第1526期)

近端午風雨有吟
陰雲早起推窗入,記得中宵明月歌。
天氣難知風雨變,心情莫測樂悲多。
池塘蓮睡尖尖惜,石岸泥濘淺淺何?
道是黃梅端午近,屈原漁父白沙河。
(「詩壇」第921期2020.05.21《華僑新報》第1526期)

渡船歸雨
連天前後雨,濕漉夏初時。
晚暮煙舟淡,波光水月遲。
湖濱街浪石,葉下草花池。
應是梁溪岸,歸來人不知。
(「詩壇」第921期2020.05.21《華僑新報》第1526期)

庚子小滿前今日晴遊
鮮紅好個今晨日,亮麗平明小滿前。
眺望高空晴遠處,開懷大笑樂遊天。
行吟響遏浮雲落,陶醉悠閑美景邊。
忽似滄浪聲入耳,琴歌邀我唱和弦。
(「詩壇」第921期2020.05.21《華僑新報》第1526期)

仲夏半日記遊
午日雲天光淡遙,夏時清映葉枝撩。
荷塘蕩漾輕舟渡,錦鳥飛翔白石橋。
茶酒二三樓店雅,綠紅千百朵花嬌。
隨心可往江南地,一夜笙歌越早朝。
(「詩壇」第922期2020.05.28《華僑新報》第1527期)

一翦梅
──仲夏之陰晴雨日
五月楊梅果樹鮮,碧水青蓮,紫日紅煙。肥鵝花鴨畫舫前,波也漣漣,燕也翩翩。
好個陰晴濕漉天,雨忽濺濺,午忽乾乾。夜來星月渺茫邊,霧裏山巔,夢裏神仙。
(「詩壇」第922期2020.05.28《華僑新報》第1527期)

臨江仙
──聞啼鳥
紫氣東臨翔彩鳥,朝雲飛燕流鶯。聞啼哪裏脆輕清,隔牆悅耳,可在草花坪?
怎聽鷓鴣焦叫接,遠吟十里長亭。應非喜唱和歌聲,覓食然也!愛是哺雛嬰。
(「詩壇」第922期2020.05.28《華僑新報》第1527期)

將別塘南老屋有夏雨
淋淋夏雨初荷濕,惜別塘南茫渺多。
忍睹灰雲樓廈掩,臨行伯瀆草泥過。
怦然心動流連處,唱得時常難忘歌。
數十年來家故事,煙波浪裏費吟哦。
註:伯瀆,晚清年間,無錫人因尚未有滬寧鐵路,於塘南開了一條接連市區附近的運河水道,取名伯瀆港。
(「詩壇」第922期2020.05.28《華僑新報》第15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