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9日 星期二

《唐偉濱詩詞集》(2021)

二零二一年元旦有感
歲辭新舊易,清濁自升沉。
否極循和泰,寶萊盛國音。
註:萊,草名,又名藜。一種一年生草本植物。嫩苗可食,生田間、路邊、荒地、宅旁等地,為古代貧者常食的野菜。此處喻平凡如「藜」民百姓的頑強生命力,一定能戰勝疫情以及一切邪惡勢力。
(「詩壇」第954期2021.01.07《華僑新報》第1559期)

東風第一枝
──2021年元旦開筆次韻白墨
俯瞰塵間,何曾止過,春風冬雪秋雨。鶯啼又復鴉鳴,狼唳龍吟嘯虎。山川百納,入江海、人魔仙舞。七情起、六慾難藏,溝壑淺深懷腑。
仍欲辨、清渾水土。卻已失、浩冥宙宇。涅槃如若明生,心燼何須往聚。鏡中遠景,恍然有、曙光千縷。待化解、喜怨憂愁,瞋痴妄狂諸苦。
附:盧國才「東風第一枝──2021年元旦開筆」:「雪已先融,春仍未到,陽光送走淒雨。山河變換新裝,世道驅除猛虎。欣逢元旦,樂開筆、禿毫揮舞。且莫管、墨淡詞蕪,我自暢懷舒腑。  同禍福、皇天后土,共患難、疫情寰宇。鳳凰浴火重生,骨肉劫波再聚。跨年憧憬,盼來歲、祥雲千縷。願蕙風、蔭澤蒼黎,萬戶遠離災苦。」
(「詩壇」第954期2021.01.07《華僑新報》第1559期)

將進酒
(序:歲又增一,步李青蓮韻腳作一首以自嘲、自娛、自樂;唯平樂、五花馬、千金裘幾名詞不隨。)
君不見星河日月循復來,梟雄螻蟻逝豈回?君不見春生幽葉秋落髮,夏雲高鳴黯冬雪。斯人憔悴能幾歡,常遣虛懷空問月。棄為疏材自愎用,豪情灑盡明復來。耽思無佳但窮樂,夢中狂滿千數杯。嵇康首,劉伶尾,將進酒,觴未停。放喉歌百曲,山川江海沉寂聽。利祿榮華何足貴,惟慕賢古不願醒。平生孤行嘲落寞,仰臥醉吟杜康名。蓬萊流連眾仙客,交錯觥籌戲相謔。笑吾主人何少錢,愧才半斗也斟酌!錦雲繡,彩霞綢,玉帝老兒且典酒,容我魂銷萬縷愁。
註:將(ㄑㄧㄤqiāng)進酒,請飲酒,樂府古題,原是漢樂府短簫鐃歌的曲調。《樂府詩集》卷十六引《古今樂錄》曰:「漢鼓吹鐃歌十八曲,九曰《將進酒》。」《敦煌詩集殘卷》三個手抄本此詩均題作「惜樽空」。《文苑英華》卷三三六題作「惜空樽酒」。
(「詩壇」第956期2021.01.21《華僑新報》第1561期)

身龐憨態氣悠閒,水緩雲低傍綠田。
早出勤耕三畝地,暮歸懶望幾囪煙。
莫言脾性直跟倔,平凹行蹄後與前。
村尾牧童燃炮竹,棚中牛臥慶祥年。
(「詩壇」第959期2021.02.11《華僑新報》第1564期)

定風波
庚子尾,逢雪困山、林及心境。寂夜,無簫遣懷,獨行亦不覺狼狽。更懶管明是雪是晴,故學東坡作此。
千雪埋林白夜聲。無簫但嘯印深行。且遣浮名輕墜馬。驚怕。虛情假意誤平生。
棒喝醍醐初夢醒。稍冷。誰人巷陌又來迎?踏盡峰回旋轉處。明去。管他風雪管他晴。
(「詩壇」第959期2021.02.11《華僑新報》第1564期)

春從天上來
──辛丑新正開筆步韻白墨
忌器全無,投鼠逐迎牛,瑞氣盈樓。昨喜轉目,今善凝眸。敦厚臥守殘柔。念春秋冬夏,又將來、去怎淹留?笑尋常,問何人看透,浪沫沉浮。
丁董袁張玄德,莫若獨孤身,不作溫候。湖海山川,放思馳緒,斗室便及環球。究人間黑白,識真偽、猶稻粱謀。卻搔頭。撓盡才情罷,遂去何求。
附:盧國才「春從天上來──辛丑新正開筆」:「送鼠迎牛,正日麗雲天,韻滿書樓。瑞雪辭歲,陳史回眸。開筆墨淡詞柔。憶青絲華髮,有誰怨、歲月難留?壽常增,笑人生起落,世事沉浮。  新冠疫情肆虐,數百萬無辜,枉祭瘟侯。萬國封城,億民罹疾,庚子災禍全球。盼仙丹靈藥,祈辛丑、良策籌謀。再從頭,祝順心如願,夫復何求!」
(「詩壇」第960期2021.02.18《華僑新報》第1565期)

聲聲慢
──前情欲覓(英)托馬斯‧懷亞特原詩(唐偉濱譯撰)
前情欲覓。遁遁逃逃,溫溫軟軟戚戚。已遠將離時候,忽如安息。穿房裸足倩影,掌上飄、越窗風急。卻待又,再重尋、變幻萬端難識。
舊債思絲堆積。長玉臂、青衣落清輝溢。吻味縈留,夜獨怎消得黑。柔心竟失若此!夢中聽、答答滴滴。也罷了,恕則個、她偌值得。 
註:《They flee from me that sometime did me seek》By Sir Thomas Wyatt(1503-1542) 選自威廉‧哈門主編《五百首經典英文詩》第24首
(「詩壇」第961期2021.02.25《華僑新報》第1566期)

青玉案
──辛丑年元夕步韻稼軒
瓊瑤夜織枯枝樹,陡然看、星辰雨。一片蓬萊仙境路。眾神心動,谷雲流轉,任爾飛龍舞。
春思暗柳排千縷,擬個佳人信傳去。鐵馬冰河關外度,悠然垂首,玉門遠在,故里燈花處。
附:(宋)辛棄疾「青玉案──元夕」:「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詩壇」第962期2021.03.04《華僑新報》第1567期)

悲月(英)菲利普‧西德尼原詩(唐偉濱譯撰)
緩步升空白面容,蟾宮箭者術非庸。
愛眸善辨何情物,拙眼難明此霧淞。
淪落人間同為客,天涯對望每相逢。
痴郎失智嬌人傲,輕德忘恩視正宗?
註:Sir Philip Sidney菲利普‧西德尼(1554-1586)英國詩人。
(「詩壇」第962期2021.03.04《華僑新報》第1567期)

贈同窗程茂才
同席一別各運程,儒君昔日笑分明。
故園草樹應猶茂,舊溿雲湖想愈清。
難奈世人頻釣譽,易如隱者偶沽名。
心嘗諸愿皆還畢,淡飯粗茶也一生。
(「詩壇」第963期2021.03.11《華僑新報》第1568期)

惜奴嬌
──致瑪姬 
唐偉濱譯撰自(英)約翰‧斯凱爾頓詩
仲夏人花,似鷹隼、嫻淑靜。悲情絕,賦歡天性。處子如卿,善心地、音容磬。恭靖。愧吾筆、南山竹罄。 
止水微瀾,未風起、平如鏡。如西碧,芫香袋淨。縝密幽思,鍛金縷、了無應。何贈。枉自看、孤鴻倩影。 
(「詩壇」第963期2021.03.11《華僑新報》第1568期)

感世賦聯
身似浮萍,江河湖海,一衣帶水且爲家,漂流佇立憑自在;
命如飛鳶,雷電霧雲,千里翠微權作宇,霽霰俯騰任逍遙。
橫批:隨遇而安
(「詩壇」第965期2021.03.25《華僑新報》第1570期)

別女王陛下有賦 
(英)喬‧皮爾詩(唐偉濱譯撰)
金髮年華瞬轉銀,光陰速逝若飛輪。 
英才砥礪維時棄,雄略登攀廢歲珍。 
榮耀花繁終殆謝,艱煩根扎究常新。 
鋼盔卸作培蜂殿,情調旋翻詠聖神。 
屈膝侍恭威武士,手合聽導善平民。 
疆場雖別歸庭閣,朝野仍存秉義臣。 
悵坐教兒歌頌樂,心思佑主福齊身。 
魂靈咒盅誰為逆,今朝祈者舊衛人。 
註:(英)喬‧皮爾George Peele (1556.07.25-1596.11.09)
(「詩壇」第965期2021.03.25《華僑新報》第1570期)

賀林、莫老表夫婦高樓新居落成
青山四景秀天涯,鱗櫛登高寓爾家。
三月閒來渾忘世,雲中安坐賞桃花。
(「詩壇」第966期2021.04.01《華僑新報》第1571期)

清明
又至清明車水龍,紛紛人世祭情濃。
寓居海角人惆悵,恍似天涯近祖宗。
(「詩壇」第967期2021.04.08《華僑新報》第1572期)

上書閻王莫驕賦
(英)約翰‧多恩詩(唐偉濱譯撰)
今勸閻王且莫驕,人雖懼爾怖森蕭。
亡人已逝靈猶在,吾命仍生簿未銷。
低臥高眠如寫照,長歡久樂更逍遙。
英才汝妒羅麾下,埋骨青山魂月招。
奴僕於君機運小,棲身與毒戰瘟夭。
寧神罌咒俱同效,勝比無常黑白綃。
一覺春華旋即去,千思秋縷永長飄。
溘然瞑目時空寂,縱是冥神渾自消。
註:(英)約翰‧多恩 John Donne(1572-1631.03.31)
(「詩壇」第967期2021.04.08《華僑新報》第1572期)

賞友人攝蒙城植物園櫻花映畫
春枝粉雪映腮紅,水榭亭樓復古風。
清澗潺潺無點始,團雲寂寂有時終。
鳥聲迸玉頻叨老,花語流禪偶擾童。
磐石燦櫻如幻景,人仙兩境此相同。
(「詩壇」第971期2021.05.06《華僑新報》第1576期)

讀溫丞相憶母書
相溫良母慈,懷緬寸心知。
戰亂無平事,災荒少靜期。
身為收養女,見識勝鬚眉。
歲苦教仁義,年甘望恕悲。
寒門升宰府,總理拜娘師。
鵬舉精忠字,天祥正氣詩。
位高臨境險,權重處情危。
憫恤生民計,綢繆國事棋。
功成尋隱退,初授賦歸辭。
若習圖崇拜,先蒙受侮卑。
幸君肝與膽,未愧眾和私。
日暮風蕭殺,微吹漢石碑。
(「詩壇」第974期2021.05.27《華僑新報》第1579期)

眉嫵
──遊秦淮
必舟停行渚,槳影參差,心激蕩迷眼。不嘆青樓沒,詩詞下,佳人猶似鶯燕。態儀舊款。伴月歌、今古情瀾。亦移足、一段腰身舞,便清冊爐暖。
寬限。風流難散。烈火丹心碧,都付文翰。誰駐長杆裡,秦淮上,春風輕繫船岸。愛愁萬卷。料笑君、相隔卿遠。若惆悵相思,渾一夢、又回見。
(「詩壇」第975期2021.06.03《華僑新報》第1580期)

夢秦淮
未至烏衣巷,先瞻二謝詩。
玄暉登岳暢,靈運踏雲迤。
百狀巔峰態,三分妙水姿。
直言清發意,摒棄綺濃詞。
鼻祖描山麓,徒孫跨苑池。
右丞稱隱佛,太白謂仙師。
摹畫林風氣,嘯聲飛瀑思。
篷舟桃葉渡,亭座竹笆籬。
詠絮淑媛傲,揮刀憤婦悲。
論書王一府,名號八皆之。
筆墨蛇蛟舞,紙箋麒鹿馳。
千年行楷草,萬載契文碑。
神秀龍藏浦,颯威秦霸旗。
秣陵王氣顯,句溧具繁滋。
牛首古今偉,秦淮內外漪。
孫吳稱帝盛,叔寶後庭衰。
寺寂煙鐘遠,朝空燈鼓差。
金陵鶯燕迭,故國士臣隨。
虎踞龍盤險,凰翔鷺立怡。
台州堪放眼,江海適舒眉。
六帝惟嗟嘆,五洲堪屬誰?
無由為擊節,有意喟情痴。
竹馬馱郎妾,青梅嗅女兒。
長干行範蠡,湖廣泛西施。
瀲灩橫波起,白門凋落湄。
香君桃扇血,小宛葬花陂。
梅冷玉京夢,紅顏一怒麾。
湘蘭幽飲泣,隱柳烈如斯。
才俊偕卿相,嘆應慚與卑。
璇觀夫子廟,再訪聖宗祠。
夜泊星光燦,晝行船影移。
今雖為遠客,他日擬佳期。
十里秦淮地,春風仍沐披。
悠悠河兩岸,芳草自迷離。
(「詩壇」第975期2021.06.03《華僑新報》第1580期)

辛丑端午
人間已慣慶端陽,屈子詩悲艾草香。
九問千年何孽類,使君抱石絕華章。
(「詩壇」第977期2021.06.17《華僑新報》第1582期)

功未盡成早逝身,清風苦雨總相親。
人間縱有崖千丈,何敵君恩石萬鈞。
(「詩壇」第978期2021.06.24《華僑新報》第1583期)

為魁華作協講座第四講而作
古人與我因情累,嗟月傷花感念同。
平仄深藏詩藝道,律音淺唱曲商宮。
朝朝代代煙雲過,字字篇篇山海中。
天地相酬言豈盡,從來騷客亦無窮。
(「詩壇」第979期2021.07.01《華僑新報》第1584期)

風光好(歐良體)
──《大地》
賽珍珠。美江蘇。生世飄萍宛寄廬。著奇書。 
殘年夢斷歸鄉路。心飛渡。悵望天涯北南浦。上河圖。 
註:鎮江,在江蘇省,賽珍珠在中國生活的地方。《寄廬》,美國女作家諾拉‧沃恩所作。
(「詩壇」第980期2021.07.08《華僑新報》第1585期)

與表舅談史論今有寄
史海自沉浮,閒來且釣鉤。
前朝觀遠近,後世品稀稠。
冷暖均成憶,興衰仍值憂。
儒生多憤慨,走卒少悲愁。
數典宗難忘,初心祖易收。
精華存鮮見,糟粕溢橫流。
疆藏雲山靜,臺江樹水幽。
雄雞登草垛,憨鴨上城樓。
才嘆金家事,還嗟趙府丘。
倏然駒過隙,回首又春秋。
(「詩壇」第982期2021.07.22《華僑新報》第1587期)

悼並和余英時先生七絕四首
回首香江浪幾成,卻今燈暗剩舟橫。
英時道盡紛繁事,不畏強權度此生。
思潮史浪泛輕漚,寶鏡蟾蜍入網收。
鬼蜮神靈均可見,何曾陰算勝陽謀。
章未含之醒萬家,寒蟬薄翼抖喧譁。
新科毛賊喜標榜,隔壁王婆愛賣瓜。
嚼字咬文九十年,管他明火或熏煙。
心中塊壘無澆透,豪氣吞聲太可憐。
附:余英時「“反右”五十年感賦四絕句」:「一  右袒香肩夢未成,負心此夕淚縱橫。世間多少痴兒女,枉托深情誤一生。二  未名湖水泛輕漚,池淺龜多一網收。獨坐釣台君不見,休將劫數怨陽謀。三  橫掃斯文百萬家,更無私議起喧嘩。九儒十丐成新讖,何處青門許種瓜。四  辱沒冤沉五十年,分明非夢亦非煙。人亡家破無窮恨,莫叩重閽更乞憐。」
(「詩壇」第985期2021.08.12《華僑新報》第1590期)

東奧 
百年經此疫,東奧亦悲豪。 
揮國百金億,傷民萬體勞。 
千言流忘久,一諾記深牢。 
隔載群英會,連城空戰壕。 
硝煙重又起,烽火再聞號。 
魂舞祭殤者,素歌吟鼓皋。 
蒼然征戰士,倏忽決尊鰲。 
沃野揚塵土,宅池翻碧濤。 
鏗鏘群女傑,贏敗泣滔滔。 
昔日孤遺棄,今朝成世旄。 
儒君三禮律,俗女四聲操。 
顏面丟全失,天朝遭啐嘈。 
溫言猶可憶,與子本同袍。 
開智民淳樸,粉紅蛆淺槽。 
情恩狼怎記,絕義負羊羔。 
一將功名就,犬雞狂野嗥。 
拜金熏社稷,銀毒入肓膏。 
拜旦原宗旨,圖強快更高。 
東瀛凝友誼,史冊領風騷。
(「詩壇」第986期2021.08.19《華僑新報》第1591期)

秋思 
萬卷秋思纏月明,不堪故國藉狼聲。 
風寒自夏經冬尾,木瑟從春無歲榮。 
碧水西流違道法,烏雲壓頂逆陰晴。 
一輪皎潔合應嘆,朝代幾曾鐘未鳴?
(「詩壇」第991期2021.09.23《華僑新報》第1596期)

長津湖喟歎
懸崖陌上血蓮花,浸染湖中映彩霞。 
麥帥驕狂終鎩羽,彭兵堅勇瞬添麻。 
東西自始天堂雪,南北從來地府紗。 
喟嘆英魂無所益,層層白骨護金家。
(「詩壇」第994期2021.10.14《華僑新報》第1599期)

辛丑重陽讀盧、王詩
九月九日不思鄉,魂失魂牽只斷腸。
遠家何必登高望,垂首眸中越宋唐。
附:盧照鄰「九月九日玄武山旅眺」:「九月九日眺山川,歸心歸望積風煙。他鄉共酌金花酒,萬裡同悲鴻雁天。」
附:王勃「蜀中九日」:「九月九日望鄉台,他席他鄉送客杯。人情已厭南中苦,鴻雁那從北地來。」
(「詩壇」第995期2021.10.21《華僑新報》第1600期)

敬賀新報千六、詩壇望千
華埠新聲卅載傳,故園古韻廿年編。
西天雨後陰晴美,東月雲前復缺圓。
(「詩壇」第995期2021.10.21《華僑新報》第16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