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5日 星期一

《胡憲詩詞集》(2004-2019)

步原韻答白墨
半百蹉跎在旅途,循規蹈矩步先儒。
眼觀天下千般景,意解人間百種圖。
前輩垂青留法印,晚生承教戀江湖。
才疏怎比徐霞客?極地蹣跚一小狐。
附:白墨「贈北極狐」:「萬卷詩書萬里途,天涯浪跡一鴻儒。穿梭虎穴遊仙景,探索桃源覓寶圖。盡寫世情添腳印,歷經風雨闖江湖。欲尋當代徐霞客,踏遍千山北極狐。」
(「詩壇」第261期2004.12.31《華僑新報》第723期)

母病
驚聞老母染頑疾,立返京都只恐遲。
忍見高堂脫秀髮,恨思慈面佈焦皮。
無能相代腸堪斷,有愿分擔影不離。
幸喜親人齊盡力,春來康復定如期。
(「詩壇」第262期2005.01.07《華僑新報》第724期)

木蘭花慢
──謹步紫雲原韻奉和
戀餘暉燦影,忍虛度,志憑生。訪天下名湖,漠中秀木,萬象皆呈。歡騰!人生馳騁,總須昂首立馬全程。率性貶褒英烈,隨緣取捨真情。
鮮明。肝膽齊鳴。繚樹海,繞風清。喚旭日同游,繁星共宿,雨打蓆棚。都行!休言甘苦,坦眉淺笑哪管輸贏。若伴紫雲橫縱,雙姝更譜詩聲。
附:紫雲「木蘭花慢──讀北極狐《南非行遊記》有感」:「步狐蹤麗影,路難度,險叢生。覽深谷平湖,峻峰古木,奇景紛呈。喧騰!獸群馳騁,踏揚塵浪萬里遷程。廝打殺殘壯烈,持強擄弱悲情。 晨明。百鳥爭鳴。觀樹海,沐風清。伴河馬同游,蟻蟲共宿,野狗圍棚。真行!幾經甘苦,膽增心靜勇者全贏。遊跡四方橫縱,俠姝又譜新聲。」
(「詩壇」第329期2006.04.28《華僑新報》第792期)

少年遊
──原韻和紫雲友
花開花謝恐春遲,粉黛未及施。紫丁弄影,白梨巧笑,皆為惹人痴。
情迷敢問眾天使,可緩斜陽期?水畔逐鷗,林間喚友,永似少年時。
附:紫雲「少年遊──遊園抒懷」:「花開萬種雅風姿,嬌艷黛青施。流連池畔,擁懷枝下,迷煞眾花痴。 春光偷得無人怪,輾轉忘歸期。心逐花飛,情隨浪湧,恰似少年時。」
(「詩壇」第334期2006.06.02《華僑新報》第797期)

喜春來
──應邀赴譚公壽筵有感
詩壇壇主譚公壽,墨友文朋笑滿樓。義方垂範讚不休。齊進酒,醉筆寫神州。
(「詩壇」第335期2006.06.09《華僑新報》第798期)

長相思
──念慈母步白居易
歲也流,夢也流,流到楓城似盡頭。來回兩面愁。
情悠悠,恨悠悠,鬢角霜時欲孝休。故園娘倚樓。
附:白居易「長相思」:「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頭。吳山點點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
(「詩壇」第336期2006.06.16《華僑新報》第799期)

夢江南
──念故友學溫庭筠
千萬恨,恨極在天涯。經久未曾來入夢,淒風冷月涕枯花。故友可思家?
附:溫庭筠「夢江南」:「千萬恨,恨極在天涯。 山月不知心裏事,水風空落眼前花,搖曳碧雲斜。」
(「詩壇」第337期2006.06.23《華僑新報》第800期)

鵲踏枝
──春愁步五代詞人馮延巳
誰道離家時已久?每遇情濃、歸緒還依舊。夢裡堂前仍敬酒,歡呼二老南山壽。
春至難尋江畔柳,處觸鄉愁、娘喚何方有?燈下淚沾唐錦袖,哪堪獨飲樽乾後。
附:馮延巳「鵲枝踏」:「誰道閑情拋棄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 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裏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
(「詩壇」第339期2006.07.07《華僑新報》第802期)

武陵春
──休假和李清照韻
半世飄香香幾盡,傲骨不言休。終可逍遙自泛舟,任浪打船頭。
既得桃源天地好,且作忘年遊。星月晨曦似水流,秋尚在,莫思愁。
附:李清照「武陵春」:「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詩壇」第343期2006.08.04《華僑新報》第806期)

次韻和紫雲「長路有感」
飛花落葉豈求聲,雀噪鳥啼志不更。
莫道紅塵無戀處,焉知俠士有餘生。
空山寂寞頻追月,長水逍遙幾拒城。
忍看祥雲隨意去,依依滿腹口難爭。
附:紫雲「長路有感」:「蹉跎歲月噪鴉聲,長路崎嶇萬事更。滾滾紅塵吞雅士,滔滔金浪鎖凡生。天高自有清明月,地闊焉無錦繡城。笑看千帆隨水逝,心頭載滿不予爭。」
(「詩壇」第359期2006.11.24《華僑新報》第822期)

望海潮
──讚《七天》、《商報》合併成功
加東瑞雪,蒙城銀色,唐人街巷飛花。辭舊換新,驅寒抱暖,民商處處福娃。增歲益繁華。更得喜音至,兄弟歸家。服務社區,建功桑梓,共朝霞。
弘揚錦繡中華。利蒼生百姓,讀者千家。辛苦不言,艱難無懼,頌歌責罵皆佳。紛亂縱如麻,集兩報之力,化解無他。今日衷腸熱血,留待後人誇。

喜慶譚公八十壽誕(藏頭詩)
冠耄巔歲,
星亦自羞。
方親友宴,
面至交酬。
頌英雄業,
歌文士謀。
邦多俊彥,
數君風流。
(「詩壇」第390期2007.06.29《華僑新報》第853期)

浣溪沙
──喜赴詩壇盛會拈韻得「聯」字
盛夏時節美句聯,詩朋齊聚鹿鳴園。撫琴排律喜空前。
種樹皆因銘遠志,成書只待後人宣。中華古韻享千年。
(「詩壇」第399期2007.08.31《華僑新報》第862期)

八六子
──奉白墨詩友原玉《送別北極狐詩友遠赴阿富汗前線採訪》
戰場行,雪飛風嘯,耳邊盡是槍聲。怎會顧女流質弱,此行承重而來,未思恐驚。
山頭尋訪孤零,寡婦木工悲訴,危樓禁地穿行。最險處、聯軍大門之路,遍街兵士,敵朋難辨,隨時可作冤魂野鬼,奈何廣愿豪情?縱餘生,求來世間太平。
附:白墨「八六子──送別北極狐詩友遠赴阿富汗前線採訪」:「戰場行,雪丘荒漠,頻傳炮火槍聲。嘆弱質女流神勇,隻身尋訪龍潭,處危未驚。親臨前線軍營,陣地穿梭深塹,醫棚慰問傷兵。歷險境、猶如鬼門來去,遍山屍骨,滿腔心血,烽煙化作淋漓筆墨,迴腸盪氣豪情。盼歸程,蒼天祐君事成!」
(「詩壇」第427期2008.03.14《華僑新報》第890期)

最高樓
──恭賀譚銳祥壇主八十一大壽
巔耄壽,擁至友成行,共子繼成堂。集千家說稱儒者,會天下客作豪商。舞輕輕,歌漫漫,最斜陽!
也不論、大洋東岸望。也不論、陸台風雨浪。親朋處,盡家鄉。詩詞壇主華文盛,國人僑領孝仁強。祝譚翁,心銳智,意祥長!
(2008.05.30《華僑新報》第901期廣告賀辭)

瀟湘神
──讚可余亭主(可余亭雅集拈韻得「亭」字)
可余亭,可余亭,可余亭主冠佳名。一世勤學多建樹,婦隨夫唱萬年情。
(「詩壇」第445期2008.07.18《華僑新報》第908期)

長相思
──清明
想清明,恨清明。魂斷天涯夢未成,唯聞夜雨聲。
酒空盈,淚空盈。慈父因何不現形,何人憐我情。
(「詩壇」第535期2010.04.09《華僑新報》第998期)

行香子
──冬夜赴詩會(試步紫雲原韻)
雪漫風狂,最叫神傷。路難行,步步踉蹌。一跤倒地,三處冰涼。怕人將老,筋將脆,珠將黃。
無由惆悵,憑誌鏗鏘。赴華亭,宋韻清香。陶然平仄,飲醉箏簧。恰乾坤轉,時辰錯,綻春光。
註:三處冰涼——指臉和雙手。
附:紫雲「行香子──早春晨曲」:「誰扣晨窗,斷續無常。惹相思、清夢迷茫。星疏霧薄,雨霽風涼。正舊巢空,枯枝影,點殘妝。獨步東籬,繞徑畦旁。續迷蒙、借夢徜徉。隱約地籟,幽咽冥簧。有露珠甜,草芽翠,軟泥香。」
(「詩壇」第572期2010.12.24《華僑新報》第1035期)

感懷
飛絮無情掩落英,輕扶細握問前生。
折花之季君離去,紅褪香消認不成。
(「詩壇」第674期2012.12.07《華僑新報》第1137期)

步壇主「謝白墨主編」
風花雪雨任世遷,騷朋墨客志相傳。
縱然歲月能留壽,怎奈後人無續篇。
難忘盧茵修稿日,永銘白墨誦詩天。
壇主切勿言身倦,他日重逢意更拳。
附:譚銳祥「謝白墨主編」:「富貴榮華隨世遷,詩詞經典代相傳。韶光難挽長生壽,史冊能留不朽篇。歲月無情嗟落日,桑榆既晚奈何天。精疲力乏身心倦,感謝主編盛意拳。」
(「詩壇」第675期2012.12.14《華僑新報》第1138期)

一翦梅
──和白墨
白墨羊年賀歲忙,得意洋洋,豪氣茫茫。闔家喜聚慶安康,詩性仍狂,詩友情長。
極地孤狐告吉祥,萬里尋芳,歲月成桑。剪梅和罷淚生香,把酒飛霜,任醉他鄉。
附:白墨「「一翦梅──乙未新正開筆」:「送馬迎羊賀歲忙,喜氣洋洋,瑞雪茫茫。春來福至祝安康,墨淡詞狂,句短情長。  大地昇平禱吉祥,陶醉芬芳,忘卻滄桑。屠蘇飲罷滿堂香,鏡裡飛霜,酒後思鄉。」
(2015.02.22)

木蘭花慢
──父愛如山
永別情未減,夢沉處,兩相歡。悔年少輕狂,越洋遠去,不孝於先。家中事難再管,父慈悲不忍責微言。無奈天涯路斷,想兒只在眉間。
心酸。睹字如親顏,頓叫淚潸潸。念那夜清寒,披衣握筆,為女謀篇。蒼天,可能許我,負荊棘、灑酒叩靈前。一叩如山大愛,再求世世團圓。
(「詩壇」第877期2019.06.20《華僑新報》第147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