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4日 星期日

《許之遠詩詞集》(1999-2001)

讀白墨賢棣「無墨集」勉之
生涯恰似萬重山,咫尺參商幾度關。
曾為駐荊愁問訊,竟從新集喜開顏。
文章憎命元鄉願,志士立名莫等閒。
天既鍛人擔大任,定非才與不才間。
(「詩壇」試刊第2期1999.11.19《華僑新報》第456期)

回家喜得風景勝地賦此
百畝岡陵廿畝湖,紅楓綠島草如蘇。
雪殘猶見獸痕跡,冰解方知魚水都。
夏至泛舟閒釣鯉,秋來攜犬可圍狐。
恩仇了卻歸辭日,論畫著書修此廬。
(「詩壇」第45期2000.10.27《華僑新報》第505期)

答周若愚校長
一笑翩然遠宦場,懷人時節讀華章。
十年詩國相逢揖,兩度襟期落拓行。
放棹居然成黑手,買山原本為蓮塘。
孤忠散隱江湖老,搔髮猶思復汴涼。
(「詩壇」第47期2000.11.10《華僑新報》第507期)

再答周若愚校長並步原玉
讀史興衰每感嗟,況今浮海望邦家。
黃鐘敝屣魚龍蟄,瓦釜村人社鼓蛙。
一水中分猶起浪,五湖合該尚殘霞。
傷心枉作栽花者,看到荼微哀落花。
(「詩壇」第47期2000.11.10《華僑新報》第507期)

懷遠人
紅葉黃花濁酒前,天涯何處遞雲箋?
依欄空對傷心色,秉燭相逢淚眼緣。
露冷霜濃身似柳,枕涼愁重心如鉛。
抱琴自分知音少,任教新詞不上絃。
(「詩壇」第50期2000.12.01《華僑新報》第510期)

無題
小樓初起看星辰,黃葉西風伴此身。
離恨簷前流宿雨,舊情昨夜夢中人。
於微無識儒冠誤,話別尤妨新月顰。
重展雲箋未忍讀,近來多病豈無因?
(「詩壇」第51期2000.12.08《華僑新報》第511期)

午夜不寐有感
暮雲追逐夜闌珊,明滅青鐙對悴顏。
牢落天涯憐隻影,寂寥何處是鄉關。
春寒深鎖千尋樹,歲月蹉跎萬里山。
自鑑霜華慚馬齒,當年髫髮已成斑。
(「詩壇」第52期2000.12.15《華僑新報》第512期)

八聲甘州
──除夕
望長空寂寂,暮雲低、佳節上層樓。問蒼茫大地,關河落處,眼底難收。縱使山巒尚靜,只恐大江流,為訴別離恨,絮絮難休。
欲按心潮非易,但徘徊今夕,獨自凝眸。倘償平生志,洗甲長江頭。待歸來,放歌高詠,笑談間,意氣逐雲浮。桂華下、攜伊輕棹,一葉扁舟。
(「詩壇」第53期2000.12.22《華僑新報》第513期)

步譚公懷感
踏雪北來又一秋,抱窮未效少年遊。
中流砥柱生難了,翹首南天死不休。
看劍眼簾微有淚,賦詩筆底漸成憂。
此生懷抱共豪傑,對酒河山一臂收。
(「詩壇」第54期2000.12.29《華僑新報》第514期)

元旦步雪
無邊瑞雪飄飄下,望盡關山不是家。
佳節依然辜負了,心籠愁緒面籠紗。
(「詩壇」第55期2001.01.01《華僑新報》第515期)

題梅花
梅花冒雪迎春早,國色國花亦國寶。
敢敵瓊樓高處寒,笑他附勢隨風草。
(「詩壇」第55期2001.01.01《華僑新報》第515期)

雅仕花店主人招請觀賞水仙花即席
為誰雅仕發雲箋,惹得詩人眼望穿。
綽約更疑天謫女,娉婷竟是水中仙。
素心自惜何須艷,綠意吾從不避妍。
我亦江湖孤憤客,與君同結出塵緣。
(「詩壇」第56期2001.01.12《華僑新報》第516期)

念奴嬌
──歲暮感懷
春寒凝晚,催愁侵客館,綺窗堆雪。魂夢鄉關何處是?萬水千山難越。兄弟飄零,高堂在遠,長是年年別。況伊幽恨,分明催上眉睫。
遙想故國風情,山容水意,應照前朝月。瀰漫狼煙和血雨,鬼火依稀明滅。西子微黃,吳山慘綠,銷盡時豪傑。南天遙望,此心堪與誰說!
(「詩壇」第57期2001.01.19《華僑新報》第517期)

偶感
少年曾抱凌霄志,近歲漸萌黃菊香。
千石折腰同五斗,何如大塊寫文章。
(「詩壇」第57期2001.01.19《華僑新報》第517期)

寄故人
久無詩夢到明台,忽有靈眸自遠開。
化蝶春蠶憐脫繭,離人北地憶南梅。
瘦林蕭瑟雪銀白,歸路迷濛心暗灰。
猶記夜闌燈下語,當時曾問幾時回。
(「詩壇」第60期2001.02.09《華僑新報》第520期)

過尼亞加拉瀑布
不盡洪流驀地開,大荒萬馬走奔雷。
千尋一瀉霧迷底,三面中分浪作堆。
夾岸明虹縱絢彩,倚天雲樹欲低徊。
憑欄休向東南望,終古英雄共此哀。
(「詩壇」第61期2001.02.16《華僑新報》第521期)

桂枝香
──憶碧潭
潭深聚綠,靜水出紅樓,柳纏修竹。山遠連雲凝碧,掛天銀瀑。斷虹有意人間事,與平橋、從容相續。徑幽尋句,月明對酒,盡休榮辱。
念此百年來競逐,數幾度興亡,身世誰屬?差幸朱顏能駐,玉容素束。舊遊底事堪重記,別如何、春山還簇?幾番高處,登臨辜負,遠舒晴目。
(「詩壇」第62期2001.02.23《華僑新報》第522期)

離台贈別
莫笑灞陵橋上客,去思愁掛一帆桅。
空遺寂寞酬知己,卻負雲誼向不才。
江北江南從此別,秋風秋雨最低徊。
郵船偏奏陽關曲,休問魂離第幾回。
(「詩壇」第64期2001.03.09《華僑新報》第524期)

紅葉
舊盟誰解苦辭枝,身不經霜焉可知?
夏鬢閨中猶翠綠,秋容嫁後藉胭脂。
御溪有意尚流水,末世無情空擬詩。
君與天南紅豆子,人間才得寄相思。
(「詩壇」第70期2001.04.01《華僑新報》第530期)

見清明詩
旅塵不盡天涯路,依舊飛魂向祖坵。
半樹斜陽杜宇苦,一身鄉緒笛聲悠。
幾曾反哺慈烏白,始解離騷湘水流。
荊棘銅駝春乍冷,東風綠裏有紅愁。
(「詩壇」第71期2001.04.27《華僑新報》第531期)

得古劍
百年身世憑誰主?委地橫陳一任之。
夙慧江湖分黑白,飄零此日雜華夷。
鋒芒早斂緣憂忌,故國夢迴隔宿稀。
霜氣散凝非本色,風塵落拓少真知。
(「詩壇」第72期2001.05.04《華僑新報》第532期)

花朝感賦
北地春遲姍步中,牆花不是隔年紅。
尋梅故國家何在?作客孤心誰與同?
收拾虛名歸美酒,放開懷抱寄詩筒。
平生得意文章在,健筆至今傲世風。
(「詩壇」第74期2001.05.18《華僑新報》第534期)

台灣即事
其一
空說民心喚得回,斜陽社鼓敲沉哀。
轉頭一覺百年夢,賸水殘山風雨臺。
其二
共冶清流笛笛催,半遮顏面向人隈。
當年若肯作臣虜,那等白頭點道台?
其三
五十年來只避秦,忽然依舊客中身。
桃源有口扁舟入,從此漁郎亦順民。
其四
龜空十字綠薯身,曾夢政權交莽新。
漫道悲情談本土,漢家已稱台灣人。
(「詩壇」第75期2001.05.25《華僑新報》第535期)

再詠台灣即事四首
其一
聞說先塋歸去回,家山猿鶴定聲哀。
重髫早已辭鄉白,搔首凝眸身在臺。
其二
鼙鼓隔江日日催,娥眉計向白宮隈。
前時國政團人散,枉教蓮如唱後台。
其三
海外奔馳欲沼秦,黃花灼灼證前身。
東籬忍比南山下,志士何堪作逸民?
其四
紅燭燒殘剩淚身,醒來猶感枕痕新。
廣場燈火花千樹,粉飾宮牆換主人。
(「詩壇」第76期2001.06.01《華僑新報》第536期)

詠史──康有為二首
其一
強后弄權居廟堂,簾前傀儡最難當。
上書未顧烏紗帽,歸政寧知陷阱漿。
戊戌維新成泡影,瀛台弱主負康梁。
空持帝詔終浮海,回首故人已國殤。
其二
青史欺人勝者褒,我為南海訴離騷。
甘留棄市六君子,忍死須臾大俠刀。
獨對何難殺老婦,枉拋心力誤臣曹。
藝舟增廣存書脈,新考偽經法眼高。
(「詩壇」第77期2001.06.08《華僑新報》第537期)

東風第一枝
──拙著「諤諤集」代跋
有筆難描,無人可訴,青絲暗換華髮。歲寒又近年關,隔窗聽風看雪。爐紅火旺,恰似是、當年豪熱。記否揮臂誓盟時,耿耿此心如鐵。
人漸老、過河一卒。情轉脆、易傷感別。海天一鶴孤飛,覽盡虎狼蛇蠍。江郎老去,應憐我、韻艱詞拙。可知字字雜啼痕,點點是心頭血。
(「詩壇」第78期2001.06.15《華僑新報》第538期)

端午節懷屈大夫
散髮江湖帶劍行,問天何以慰平生。
招魂顯寄從容意,哀郢悠吟故國情。
眾夢大沉期大醒,滿腔孤憤等孤鳴。
愴懷千古傷心事,依舊村人瓦釜聲。
(「詩壇」第79期2001.06.22《華僑新報》第539期)

滿江紅
──拙著「風雨江湖三十年」代跋
笑傲江湖別有意,非關落魄。獨行志、功名塵土,潔身如璧。讀盡古今奇士錄,眼中只學萬人敵。論文章詩酒與豪情,誰相惜?
千秋業,還期得。興亡事,匹夫責。況故園烽火,至今猶昔。目送遼天孤雁去,枕痕夢返家山北。問彼蒼、何以這昏庸,人頭白。
(「詩壇」第81期2001.07.06《華僑新報》第541期)

蝶戀花
──拙著「唐人街外史」開場白
漫道金山容易去,萬里飄蓬,身已如飛絮。白髮蕭蕭回首暮,辛酸多少難忘處。
今日洋場趨若鶩,同是漢人,爭說胡人語。看盡升沉貧與富,寫成滿紙荒唐句。
(「詩壇」第83期2001.07.20《華僑新報》第543期)

訴衷情近
──記與白墨弟妹諸姪相處場景,並送詩豪先生歸國。
端陽客里,落葉先塋未掃。歸來念念良朋,尚幸碑人俱好。樽酒燈前揮筆,點染童心,看我書行草。
誰言老,猶是當年國寶。不甘棠後,半醉批詩稿。憐同道,竟遺憾也,相逢正待,別時難了,望碧空飄渺。
(「詩壇」第84期2001.07.27《華僑新報》第544期)

偶成二首
其一
歸鼎無端墮劫灰,花車有婦轉輪迴。
紅潮暴雨禽流感,賤土殘樓股市災。
揮因駐地著書筆,飲壓鄉情添酒杯。
龍舟競渡今年又,已料詩人赴約來。
其二
乾坤渾沌雜龍蛇,四海本來同一家。
顏色漸分藍與黑,心田漫衍正和邪。
良知乃在靈明處,惡性變成虎爪牙。
我似老僧有法眼,是非隔袋入袈裟。
(詩壇85期03.08.01新報第545期)

步詩豪先生和章
春雨秋光灑照吾,百年俛仰恰乘除。
曾師越石聞雞舞,未學劉伶對酒壺。
敢以橫眉羞大吏,猶思直釣付江魚。
還鄉漸近河清日,終入劍門催小驢。
註:聞姜祖未達時,以直釣釣於渭水。
(「詩壇」第86期2001.08.10《華僑新報》第546期)

日來與詩豪先生通款曲,棖觸余懷;今夜復接國才弟轉來銳祥、兆職兩兄贈詩,一併裁答兼呈諸君子
驛馬年來似轉蓬,車舟陸海復長空。
議壇少事南歸北,府尹征人西又東。
今夜詩傳催髮白,隔秋誰與賞楓紅?
思君此去難為別,我亦身如雪裏鴻。
辛巳仲夏炎熱三十六年僅見之夜揮汗之作並記。
(「詩壇」第86期2001.08.10《華僑新報》第546期)

東風第一枝
──送兒歸港創業律師行
我隱楓湖,兒臨故土,分攜恰在新歲。春光一路前途,風雲百年此際。將相無種,乘時起、問誰能制?況劍曾經十年磨,正好試其鋒銳。
吾漸老,著書學易。憐祖母、難為你計。尊師首重清聲,揚名例當孝思。忠於所事,應惜物、不忘行義。大富休向險中求,積德自蒙天賜。
(「詩壇」第87期2001.08.17《華僑新報》第547期)

撰寫國是芻議篇,定稿後,心潮澎湃,遂成此律
破家亡國少年時,歷劫江湖一劍知。
強項自憐甘市賈,滿腔孤憤欲橫眉。
居朝敢擬擎天柱,處遠猶揮大漢旗。
報國文章千萬字,廟堂誰識治平規?
(「詩壇」第88期2001.08.24《華僑新報》第548期)

東江樓頭湖楓雅集分韻得「頭」字四首
其一
等閒白了少年頭,不為烏私恩與讎。
我在江湖去國遠,只緣後樂總先憂。
其二
卅年心事幾時休,我亦微霜漸白頭。
煙水茫茫山隱隱,不堪回首認神州。
其三
殘山賸水今何世,慚向黃陵我一祭。
不是書生惜此頭,乃留直筆數秦帝。
其四
天生傲骨與青眸,不是漢民便楚囚。
他日王師再北伐,國門我亦爭懸頭。
(「詩壇」第89期2001.08.31《華僑新報》第549期)

景成師杖朝之慶奉詩三章一曰篤學二曰高潔三曰謙禮述師德用祝千秋
其一
鶴骨松身白髮巔,啟期三樂亦今傳。
試看當代史夫子,八十猶成周禮篇。
其二
瓊樹瑤林地上仙,志行高潔碧於天。
投錢飲馬清如許,恰似污泥出白蓮。
其三
崔詩在上韓文前,謙德誰今比古賢?
夫子杖朝稱大老,猶為弟子寫華箋。
(「詩壇」第90期2001.09.07《華僑新報》第550期)

滿庭芳
──寄懷
逐浪飄萍,流霜短髮,客中情緒斜陽。落暉何恨,催桂華西窗。難寐堪憐髀肉,興亡事,掩映銀釭。休回首,關河萬里,易水咽寒螿。
難忘。同聚首,深留印象,不住韶光。看黃庭試寫,風骨無雙。別後悠悠歲月,知荷蓋、幾度池塘。君蓮也,相違益遠,澹淡愈清香。
(「詩壇」第91期2001.09.14《華僑新報》第551期)

中秋感賦二首
世人羨慕嫦娥奔月,予則鄙其負情背義,重仙輕凡,雖仙猶俗骨耳。

當年何事賦驪歌,寄語英雄問素娥。
靈藥幾曾調寂寞,廣寒宮裏淚痕多。

羿王善射亦神韜,誓海盟山一羽毛。
天地仙凡情厚淺,人間誰與浣征袍?
(「詩壇」第94期2001.10.05《華僑新報》第554期)

看月
麋鹿蘇台兩不見,素娥寂寞九重天。
吳剛未解風情甚,猶自持柯丹桂前。
(「詩壇」第94期2001.10.05《華僑新報》第554期)

重九雅集荔溪林環陔先生寫竹即席
時人畫竹得其俗,此卷清標隨意綠。
重九荔溪興到題,對之可以消塵欲。
(「詩壇」第96期2001.10.19《華僑新報》第556期)

解佩令
──送友人赴美
旅魂勞苦,中年哀樂,已銷磨、多少英雄氣。付與文章,一半是、壯懷聊寄。幾人知,寫都無謂。
新亡好友,又離知己,竟分嚐、死生滋味。休上高樓,望窮盡、海天藍蔚。到明年,問君歸未!
(「詩壇」第98期2001.11.02《華僑新報》第558期)

深秋與友登樓有感賦此
樓高宜放眼,莫負好山川。
日上金流水,風吹葉掃天。
秋心隨菊白,月魄對人圓。
信步偶回首,升沉總惘然。
(「詩壇」第99期2001.11.09《華僑新報》第559期)

感懷柬諸君子
學劍學書兩未成,暫憑健筆寫心聲。
男兒自有青雲志,文藝吾能仔細評。
楓葉篇篇題點處,乾坤朗朗寄多情。
與君珍重歲寒意,一卷名山千里程。
(「詩壇」第101期2001.11.23《華僑新報》第561期)

登宋王台二首
其一
馬前碧海悲銅駝,放眼山川煙浪多。
嘆惜當年廢北伐,偏安至此醒南柯。
九龍帝子傷心地,萬里江山胡羯歌。
泐石興元竟漢冑,千秋史筆感如何。
其二
斜陽終古戀天涯,憑弔興亡壁上詩。
衰草頹城賸幾許,荒台冷月況當時。
元兇清狠原非類,宋忍明頑信有痴。
我亦西風長忍淚,流亡依舊望旌旗。
(「詩壇」第104期2001.12.14《華僑新報》第56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