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4日 星期日

《許之遠詩詞集》(2002-2004)

鄉思
雁斷雲低上小樓,依稀遠水泊輕舟。
最憐借得西風便,載我鄉思入海流。
(「詩壇」第109期2002.01.18《華僑新報》第569期)

題馬
風起黃沙捲莽原,英雄筋骨始能論。
當年伏櫪今誰健?千里更開闢乾坤。
(「詩壇」第110期2002.01.25《華僑新報》第570期)

遣懷二首
其一
縱目莽原萬木蕭,當年青柏未成凋。
過江名士今何在?去國舊情早九霄。
伏櫪海隅甘驥老,結廬西子止萍飄。
凱歌重唱歸漁獵,君坐掄竿我射雕。
其二
雲山海角兩茫茫,迢遞天南向遠方。
一葦有情終可渡,老燕何苦倦還翔。
花非故土都無味,稻是家園便覺香。
設使王師能著陸,雞聲甫起馬蹄忙。
(「詩壇」第113期2002.02.15《華僑新報》第573期)

項羽
霸王舜後亦重瞳,無奈天心殛乃躬。
封土婦仁縱漢祖,入關匹勇燒秦宮。
楚歌一夜家鄉在,垓下八千子弟空。
名馬美人相墮淚,愧無面目返江東。
(「詩壇」第142期2002.09.06《華僑新報》第602期)

侍母病有感
歲逢花甲閏中秋,老母床前尚摸頭。
論道當為邦國計,辭官每抱廟堂憂。
分離久亂已秋決,統獨紛爭何日休。
豕後牛前如預卜,明春又是一番愁。
(「詩壇」第143期2002.09.13《華僑新報》第603期)

送鄭天授處長駐旌上國
一駐楓湖布遠徽,人和政績兩崔巍。
僑眾停杯多牽袖,君侯上馬自壯飛。
遙知南下移旌處,正插當年得令旂。
依依唱罷陽關曲,記得來年帶笑歸。
(「詩壇」第154期2002.11.29《華僑新報》第614期)

長相思二首
其一
江風亭,晚風亭,池水無心動寄萍,堤邊點點螢。
竹葉青,柳葉青,綰竹長條似繫鈴,梢頭多少星。
其二
風蕭蕭,雨蕭蕭,風雨橫斜聽弄簫,簫聲慰寂寥。
山迢迢,水迢迢,山水無窮歸路遙,遙望來去潮。
(「詩壇」第172期2003.04.11《華僑新報》第633期)

報銳祥師兄之約並序
近年著述頗勤,原以積四十年寫作經驗,擬寫一本《如何寫出好文章》,會大盜移國,將此卷押後,先寫《與台灣從變天到沉淪》。前歲過台,詩友「瘦雲王牌」已將拙作多首譜曲,頗認同現代詩拙見,催促出集存於詩國,故又將原計劃押後,遂有《致屈原新詩集》面世。以後又遇兩岸同入「世貿」,國人未及見中國酒市場之重要性,又趕寫《中國酒經》,已完稿而未修正,又承《世界日報》丁社長殷請寫《唐人街正傳》,以迄至今。原已安排白墨弟為《加拿大詩壇》主壇,為此檢翻其編《滿城賡詠集》,始知刊余舊作頗多,又勞滿城詩友酬答,高義稠情至感。後聞白墨曾經割治,而尚無餘休,至今猶棄寢焚膏,余未及知之;何忍增苦,只可向丁社長請罪作罷。余曾執教上庠,他日傳吾詩道者,恐非學生而是私淑弟子,豈忍摧殘。連日念之,值端午詩人節,卒成兩首誌其事,久未成詩,似手生荊棘矣。並謝滿城曾酬唱詩友,兼柬彼岸詩豪丈。
其一
此生疑註不閒身,偏向文瀾詩海淪。
無欲已成楓葉客,有舟拒作武陵人;
自焚發亮等紅燭,誰與點燃尚抱薪。
端午汨羅江渚淚,鼓聲猶慟楚孤臣。
其二
禍棗災梨信手栽,一時珠玉眼中開。
何勞大筆憐孤我,怎報稠情向不才;
咫尺參商空佇望,天涯雁鶴失群哀。
嚶鳴仲夏原多夢,收拾凝眸對舊醅。
(「詩壇」第183期2003.06.27《華僑新報》第644期)

謝胡爵坤丈贈藏書千冊
為避焚書負冊遊,傳經底事一輪高。
卌年幾獲名山卷,燈火孤煢舊楚騷。
剝極生陽終見日,從無黑夜永如牢。
百城坐擁知誰與,情義這番首自搔。
(「詩壇」第184期2003.07.04《華僑新報》第645期)

何伯釗道長八秩壽慶步原玉
退飲湖山不計年,歸休林壑定知天。
於今末世才難用,漸老孤忠境已遷。
況復揮鞭慚祖後,何須封筆愧盧前。
平生快事並肩坐,仰止高風寫此箋。
(「詩壇」第187期2003.07.25《華僑新報》第648期)

詠懷
歷劫勞生終不折,天將大任付斯才。
乘風得展撥雲手,消盡山河萬古哀。
(「詩壇」第187期2003.07.25《華僑新報》第648期)

七十回顧五首
一 青少年
此生曾是小沙彌,難報親恩已鬢絲。
易幟遭逢歸地主,破家該合走天涯。
放歌拍手渡台海,踏浪乘風飛遠陲。
回首少年英發日,壯心豈只光門楣?
二 英歲誌
楓湖寄跡一枝奇,小隱市廛知是誰。
強項自憐真膽識,滿腔孤憤欲橫眉。
在朝敢擬擎天柱,處遠猶揮大漢旗。
報國文章千萬字,廟堂未解治平規。
三 從政詠
艱難國步日惟危,際會襟懷霖雨思。
問政一三零七次,捐輸六百萬元資。
任期屆滿駐香港,黨產賤拋鬥俗司。
不與污流同茍合,辭官放棹逐山麋。
四 退隱吟
生無媚骨倚東籬,每有淵明涉網悲。
少慕周郎成柱國,老從棄疾悟填詞。
南朝尚論封侯事,溪水已成洗耳詩。
雨後湖山真朗朗,秋容反覺勝春時。
五 晚晴篇
中年事業每奔馳,牽手而今學畫眉。
社福運籌真大女,法庭雄辯好男兒。
財經重鎮有情事,主播名台佳婦司。
培得菁莪遍四海,婿賢漢化非蠻夷。
(「詩壇」第225期2004.04.23《華僑新報》第687期)

《唐人街正傳》完稿感言

此生疑註不閒身,偏向文瀾詩海淪。
無欲已成楓葉客,有舟拒作武陵人。
自傷發亮等焚燭,誰與點燃尚抱薪。
端午汨羅江渚淚,鼓聲猶慟楚孤臣。

禍棗災梨信手栽,一時珠玉眼中開。
何勞大筆憐孤我,怎報稠情向不才。
咫尺參商空佇望,天涯雁鶴失群哀。
金風紅葉原多夢,休問旅程第幾回。
(「詩壇」第233期2004.06.18《華僑新報》第695期)

張燦文醫生復業誌慶(並序)擬古
近年華裔醫生其著名者,每為安省醫生學院(掌握醫生核准、覆檢權)無理干涉,或被迫宣告退業者大有人在;且有一位徐醫生為抗議而跳海自殺。張醫生經該院騷擾五年後,復藉故宣判其停業,以病患者眾(約萬人),自動發起遊行抗議三次,每次余均參加並領眾示威呼口號。張醫生不畏威權,控告該院不法;終經年來官司,得法院還其清白,余聞而放歌。
人生百歲如過隙,少壯漸衰及老身;
良相不能為良醫,同為人間消苦辛。
我邑名醫張燦文,家風敦厚宅心仁,
眾痾在抱若侍親,望聞問切斷如神,
一經針藥便回春,萬家生佛更無論。
盛名之下招妒忌,居然公開奪名器,
病者列隊逾千人,同到醫會示抗議。
吾僑早歲歧視苦,鳳凰落地當鷓鴣;
而今世紀昌文明,豈容苛政猛於虎;
公道討回須力爭,法庭終於得其情,
一紙判決復令名;我為君家寫前因,
復使病者有問津。
(「詩壇」第240期2004.08.06《華僑新報》第702期)

青玉案
──白墨「師緣」寄覽,棖觸予懷,覆書已過眠時,不寐成此卻寄。詞中「天問」,屈原著,意在問天也。
孤燈對卷憐君苦,正夜靜、瀟瀟雨。記得當年曾告汝:字傳因黑,詩窮招侶,況已無科舉。
世間情義崎嶇路,綵筆縱橫破於素。嘗對梅花添幾許,點紅催旺,補題圖富,天問為君訴。
(「詩壇」第244期2004.09.03《華僑新報》第706期)

賀會慶
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五週年,日新月盛。譚銳祥師兄雅集召開,詩盟吟詠不輟固有關係;然白墨負催稿、校正、打字、送稿等貼本經營,每週焚膏煮字,捱夜耗盡精神;五年以還,視茫茫而髮光光矣。日接其索詩付特輯,感其癡、憫其愚之不可及;故亦不可辭、不可敷衍也。
其一
繡口稠情發好音,錦思高雅託微吟。
五年唱和故人意,十指敲殘燈下心。
一自紅羊秦火起,無端劫難漢聲沉。
殊方矗出傳承幟,帶領風騷及始今。
其二
國殘家慶慣中過,書畫非關可換鵝。
不及詩心真賞識,從無世俗認蹉跎。
已將詠事隨浮海,何計乘車或戴簑。
是甚功名皆幻淡,長河沙影晚晴歌。
(「詩壇」第253期2004.11.05《華僑新報》第7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