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3日 星期六

《韓修乾詩詞集》(2009)

菩薩蠻
──冬夜思
他鄉寂寞行泥雪,風吹凍夜孤寒冽。暮色晚窗投,雲牽月似鉤。
相思無處覓,客里驚聞笛。一曲斷腸詞,家山入夢遲。
(詩壇469期02.01.09華僑新報第932期)

戊子歲辭感懷
六十回眸舊事多,奈何滄海曾經過。
硝煙彌漫童蒙憶,歲月蹉跎少壯歌。
一夜東風花刺美,無緣阿睹惡妻呵。
斯生莫說時逢否?戊子冬隆性氣和。
(詩壇469期02.01.09華僑新報第932期)

登第一電視高塔
雪色迷茫覽九天,登臨電塔絕塵煙。
環行三百三零倍,直上千餘千尺懸。
暮遠安湖沉翠玉,燈迎廣廈照神仙。
淩風下得人凡去,仰首孤高街市邊。
(詩壇470期09.01.09華僑新報第933期)

遊卡薩羅馬古堡
多倫多市奇城堡,夢幻人生景勝區。
百飾綺房溫軟玉,千深爵府霸高隅。
當年宴舞樓臺雅,今日歡聲客眾娛。
離去何曾無念想,難言亨利智和愚。
註:亨利,卡薩羅馬古堡舊主。
(詩壇470期09.01.09華僑新報第933期)

觀尼亞加拉瀑布
久聞天瀑尼加水,激濺飛珠百丈沖。
夜色幽昏獰怪陸,晨光朗照壯驚容。
奔騰萬浪何來為?直瀉千澄奈去從。
最是扶欄人集處,崖淵半谷彩虹濃。
(詩壇470期09.01.09華僑新報第933期)

如夢令
──暫別詩友
不覺來加歲半,僑報詞章存看。有幸識群英,聚短欲離傷惋。因嘆!因嘆!後再續詩盟願。
(詩壇471期16.01.09華僑新報第934期)

新年有感於唐人街
異國風情別,唐人聚住初。
牌樓方塊字,店鋪酒茶居。
忽聽洋人話,猶疑俱景虛。
斯時街角我,或是故淵魚。
(詩壇471期16.01.09華僑新報第934期)

回國四章
一、天旅
高天星望俯洋洲,別了蒙城又疊愁。
跨日憑風關嶺小,黃昏月下浦江頭。
二、交遊
俗酬連宴人情酒,一角茶園風雅多。
誰笑聲歌彈劍鋏:「出無車也奈窮何?」
三、居家
落寞斜暉小院投,斯年欲去我心留。
臨窗春色無中看,醉裏街鄰鄉語柔。
四、除夕
暮色千燈照舞歌,夕陽回看萬車過。
明朝已是新元日,爆竹紅樓喧鼓鑼。
(詩壇474期06.02.09華僑新報第937期)

錫城世態三種
一、大佛撞頭鐘
江南四百寺,此佛最仁慈?
除夕燒香火,新年寵爾私;
「善男能命達,信女拜金癡。」
豪客爭鐘撞,頭聲十萬資。
註:「撞頭鐘」為近年來大陸大小名寺廟興起的一種祈福時尚。據稱爭得敲第一聲鐘響的人可發大財。
二、熊市炒股票
平民求富貴,炒股跟時風。
今日升停板,前天悔出空。
莊家惡意走,散戶套牢窮。
莫謂無忠告,「行情兇險中。」
三、無客不麻將
家家攤賭桌,無客不麻將。
南北東西坐,冬秋春夏長。
「杠開」揚笑臉,「點炮」罵操娘。
老是贏錢的,莫非玩騙佯。
(詩壇475期13.02.09華僑新報第938期)

南鄉子(雙調)
──南禪古寺元宵燈會
三五月迷朦,但喜梅芳淡素容。結彩張燈街十里,興濃。射虎高人百已中*。
佛面又春風,萬象更新沐秀榮。綠女紅男歌踏去,融融。古寺猶敲祝福鐘。
註:*「已」作猜到謎底解,「中」作猜謎過程之中解,故「中」為平聲。
(詩壇476期20.02.09華僑新報第939期)

春雨即興
春雨重陰連日寒,江南二月水中看。
曾經花落梅香隕,又見人行傘步蹣。
清照有詞將息覓,老夫貧嘴苦尋歡。
香車寶馬平常事,攔個「叉頭」坐「大倌」。
註;攔叉頭,江南一帶吳方言新俚語,即招呼出租車之意,相當於「打的」。大倌,即大佬倌之意,亦為吳方言之俚俗語,意指有身價之青壯年男子。
(詩壇477期27.02.09華僑新報第940期)

讀莫奈《日出之印象》
西人印象派,莫奈洋丹青。
日出升雲綠,舟輕泛水泠。
色迷光世界,景勝物無形。
眾議曾排誹,千秋獨立銘。
(詩壇477期27.02.09華僑新報第940期)

歎梵高之《向日葵》
哀哉向日葵,寂寞梵高名。
割耳何為者?殤情不忍行。
依依枝葉繪,燦燦光輝盈。
誰道生年後,售錢千萬驚。
(詩壇477期27.02.09華僑新報第940期)

喜遷鶯(小令)
──早春雷雨
風吹急,雨滂沱。天唱春雷歌。霧遮雲掩舟車過,浪卷大橋河。
列缺開,忽明曖,近日暖寒多改。晚來園冷水冰漫,誤了百花歡。
(詩壇478期06.03.09華僑新報第941期)

敬和壇主譚銳祥先生之「經濟衰退有感」並讀《貨幣戰爭》
從來經濟衡平術,自古蒼生聖佛憐。
克己修身寧久微?損人放欲便當然。
妖言消費超前說,鼓舌銀投步後煽。
忍看危機波海嘯,無形大富敵坤乾。
附:譚銳祥「經濟衰退有感」:「一 經濟蕭條駭聽聞,晴空遽暗隱烏雲。何來一夜驚風雨,驀使庶民對晚曛。二 解組歸田處處聞,榮華飲譽似浮雲。何時重睹春朝旭,盡享餘生到日曛。」
(詩壇479期13.03.09華僑新報第942期)

答謝詩友李錦榮先生之賞讀

年輕學畫功難竟,但愛西人格物真。
謝爾知余尋本極,同尊藝術自由神。

功成莫奈梵高否,造化弄人胡亂紛。
吾更喜純情灼灼,心私日葵二三分。
附:李錦榮「深賞信天翁詩友“讀莫奈《日出之印象》”」:「光含物象越時形,當下原呈韻律靈。日出和諧詩意轉,舟搖思遠影情寧。縱橫背景空中逸,閒照微波水上醒。深賞君篇超世想,暫忘塵累夢滄溟。」
附:李錦榮「敬讀信天翁詩友“歎梵高之《向日葵》”」:「梵高一境尋終極,轉化真吾啟示成。伊甸重遊靈性善,日葵喜樂淨光盈。純黃背景詩中秘,幽綠天然韻裡營。生命原來難預料,圓花遺世曉陽更。」
(詩壇479期13.03.09華僑新報第942期)

攤破浣溪沙
──嘆六弦琴歌者
六弦琴,「吉他」是也。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吉他彈唱在大陸風靡一時。歌手張行、成方圓等遂成偶像。九十年代始,漸式微。有趙先生者,亦此道中佼佼者也,當年曾獲吾市兩次大賽之金獎,且創吉他學校,一時媒體採訪,從者如雲。現風光不再,又不善生計,落寞久矣!今拜賞其演藝,感其言,嘆為此詞。
扮美洋裝露笑容,六弦掄指響叮咚。唇啟歡歌喜聞曲,忘情中。
口哨忽吹悲寂調,琴音轉促訴途窮。花落花開時令改,奈匆匆!
(詩壇480期20.03.09華僑新報第943期)

悲悼大表兄仙逝
遽逝人寰兄不見,驚聞噩耗弟失聲。
常思昔日親如在,不料今天淚縱橫。
舊去曾經同往事,新來理應共長生。
嗚呼永訣天堂路,杳杳青溟未了情。
(詩壇480期20.03.09華僑新報第943期)

春日午雨有感
午雨心煩滴碎音,滿窗風影濕紛淋。
雲烏日掩倍天暗,酒足詩拋入夢深。
一語推敲忽醒忘,半床蕭瑟苦搜尋。
或思蝴蝶莊周說,失笑求真我執吟。
(詩壇480期20.03.09華僑新報第943期)

春日天晴致友
淡綠輕輕風柳斜,艷陽金灑報春花。
街前白玉香蘭樹,屋後紫茵芳草葩。
早鳥枝頭爭叫唱,時人場上學瑜珈。
連天陰雨晴難得,約爾茶鄉採碧芽。
(詩壇480期20.03.09華僑新報第943期)

鷓鴣天
──詠桃傷懷
又見桃花相映紅,新枝三月好顏容。爭春迎放朝含露,顧影飄零晚怕風。
崔護淚,誤嬌儂,桃花人面轉頭空。生何苦矣天何忍,唱個無明百嘆中。
(詩壇481期27.03.09華僑新報第944期)

敬讀李錦榮先生《週末談因明》
曾聞佛教因明說,敬讀先生七律詩。
東漸玄奘開創早,渡超愚我管窺遲。
休閑慕爾清心論,絕學憑君愛念持。
雙益八門真似辨,五支千聖法能知。
關懷本極同歸識,自見揚鞭各向歧。
亞氏西方邏輯論,公孫吾土馬非詞。
由來正理多元在,現代文明異見宜。
加國投緣逢遇日,程門立雪拜投師。
附:李錦榮「週末談因明」:「午茶偶論宗因喻,友問極成玄妙趣。舊卷昏燈寒暑窗,初陽明月春秋路。無言無語審思惟,有律有源離謬誤。白髮疏鐘夜夢殘,茫茫理境何時遇。」
(詩壇482期03.04.09華僑新報第945期)

暮春感時七律三首
一、聽學生晨讀於無錫師範校園
校園桃李春光溢,乳燕呢喁柳影依。
朗朗書聲學子讀,明明日照晷陰移。
年來每羨廉頗飯,夕死朝聞孔子規。
少壯穎新誠貴寶,寸金遲暮莫愁悲。
二、寫於南京解放六十週年之前夜
旗展江南天下紅,石頭城上蔣山空。
新朝六秩風雲濟,舊日斯時海浪東。
說項依劉非柳子,龍盤虎踞是毛公。
天慷地慨從頭越,多少回眸笑淚中。
三、清明掃墓自省於景湖公墓墓地
冷雨清明續續煙,景湖公墓故山邊。
家家兒女燒錢紙,處處碑墳供品鮮。
生者孝情如是為,蒼天憫默自空憐。
先人或問何以答,愧對慈嚴在世年。
(詩壇483期10.04.09華僑新報第946期)

蘇幕遮
──惜春
雨清明,愁上巳。葉淚花悲,怎瘦肥言比?惹袖沾衣落惴惴,謝了桃紅,折了新枝李。
霾何來,晴欲啟。晦晦明明,有紫藤香綺!奼紫鮮藍開未已,幾日留芳,怕讓風吹棄!
註:上巳,陰曆己丑年三月十一日為辛巳日,因離上旬旬末僅多一天,故仍寫作上巳。
(詩壇484期17.04.09華僑新報第947期)

看雨中紫藤致丹青友人
愛看春藤逗雨歡,青枝綠葉紫芳欄。
天風水色淩霄美,草木香淋濕路盤。
蔓想池塘生境趣,花思架竹秀園觀。
如斯畫意詩情處,莫惜朵雲方尺寬。
(詩壇485期24.04.09華僑新報第948期)

遊古邑常州並登天寧寺塔
西去常州府邑深,春光嫵媚是歌吟。
浮雲遠上天寧塔,細草依稀暮曖岑。
男女飄舟過水岸,陰陽攝鏡美衣襟。
風生談笑車回首,落日輝煌古寺今。
(詩壇485期24.04.09華僑新報第948期)

卜算子
──杜鵑花
謝了紫藤香,又杜鵑花綻。為教春光美景常,紅朵鮮連片。
即刻雨和風,迎放時時絢。小巷深街滿望中,誰唱紅歌諺。
註:中國大陸有革命歌曲今又稱「紅歌」者,多有以此花喻革命之歌詞。如經典「紅歌」《十送紅軍》中「滿山開遍喲映山紅」之「映山紅」即杜鵑花是也。
(詩壇486期01.05.09華僑新報第949期)

老友欣會
城中嘉會同庚堂,老友二三欣遇將。
玉樹臨風蔡子采,幽蘭空谷周郎香。
丹青椽寫袁公畫,佛國南無王者鄉。
得友當求聞諒直,春風話語樂天長。
註:詩中所謂蔡子、周郎、袁公、王者四人,皆余年青時良師益友也。
(詩壇486期01.05.09華僑新報第949期)

洞仙歌
──昨春歸來古陽羨
香車煙雨,一路殘花捲。昨日歸來古陽羨。看迷茫、東崗西隴茶園,青鮮葉,泡雪芽沙壺選。
望悲鴻塑像,一代宗師,冷落街頭舊壇苑。不必問鄉人,何故如斯,淒涼處,心中眉臉。夜漸暗,金鳥落西天,怕夢裡依稀,玉人簫顫。
註:古陽羨即現江蘇宜興市(屬無錫管轄)。徐悲鴻當年一幅名作「玉女吹簫圖」,據云此畫之女模特為徐悲鴻愛妻。
(詩壇487期08.05.09華僑新報第950期)

讀書感懷二首
一、讀亞當‧斯密《國富論》有感
亞當斯密開山作,東漸西風士子讀。
章首分工經國談,旨宗公正倡民祿。
重商猶造英倫富,貿易資增世界福。
叵測人心多不識,危機無奈周期伏。
二、讀《戰國策‧趙策一》之豫讓刺趙襄子事有感
古國文明怎解讀?千秋豫讓趙襄何?
王容客刺三衣擊,士報知恩一劍磨。
尤賞直行非委質,規言世態莫欺訛。
今如國士高風在,恥聽良禽擇木歌。
(詩壇487期08.05.09華僑新報第950期)

望海潮
──激賞詩友癸巳書生《鶯啼序》
男兒難得,書生意氣,悲涼激烈陳詞。慷復慨而,詩以詠誌,抒揚真性良知。觀四闋才思。昔撫今慰處,致致精微。或謂如煙,舊殤多是夢中啼。
東風我語低徊。似問當年事,近略依違:家父死難,先慈守節,弟夭三歲無醫,天不及憐垂!掛幾行老淚,笑淡乖癡。卻道蘭亭日暮,好放鷗盟飛。
附:癸巳書生「鶯啼序──己丑年四月初七日五六生朝自述抒懷」:「休嗟鏡中白髮,嘆年華虛度。乍回首、歲月蹉跎,幾番生死來去。逾半百、滄桑閱盡,如煙往事從頭敘。選一闕、長調抒懷,填《鶯啼序》。 念我先君,離鄉買棹,自揭陽南渡。抵柬域、散葉開枝,四三陽壽作古。忍遺留、孤兒寡婦,欲哭訴、仰天無語。問穹蒼:溫暖何尋?曙光何處? 故園動盪,戰火燃燒,恨腥風血雨。未十八、隻身逃越,暫避西堤;遠走暹羅,泰京落戶。忽傳凶訊,驚聞喪母,人間地獄悲歌泣,筆疏狂、利劍當空舞。招魂淚灑,悼辭憑弔慈娘,黃花遙祭荒墓。 萍蹤佛國,浪跡楓邦,喜賜余妻女。廿九載、移根駐足,立業成家;創會盟鷗,蘭亭雅聚。詩壇唱和,文場馳騁,滿城賡詠書盈屋,最難忘、是探親之旅。湄江兄弟重逢,知足粗安,樂隨貧富。」
(詩壇488期15.05.09華僑新報第951期)

題遊多倫多卡薩古堡攝影
古堡幽城曙霰清,青雲白雪映天明。
奇房百色危樓竦,髯樹寒枝凍鳥驚。
喜幸紅楓旗美展,逢多訪客人歡行。
加邦歸後常思及,攝像留真當日情。
(詩壇488期15.05.09華僑新報第951期)

悼念先伯母唐慕秋女士
金陵巨室女,王氏母儀真。
戊戌遭遷變,人生陷困淪。
莫明風雨晦,無故災冤甡。
夫織何須罪?己緇清白身。
長斯廿載久,獨守孤寒食。
內累持家苦,外勞工作辛。
周旁冷暖乖,下放村田耘。
亡顧蒿萊墨,猶歌李杜文。
終傳昭雪令,一笑淡然聞。
天地人心則,兒孫大道熏。
余思昔少時,相恤共群分。
驚悉王家母,竟登仙鶴雲。
沉痾纏病折,晚輩淚悲痕。
寂寞千秋後,高山景仰尊!
(詩壇489期22.05.09華僑新報第952期)

端午節有感
當歌當泣汨羅鄉,屈子無門入浪殤。
懷石賦沙忠臣句,離騷天問大文章。
三千歲月詩人節,百十龍舟鼓手揚。
至今疑飲雄黃酒,白巳緣何是美娘。
(詩壇490期29.05.09華僑新報第953期)

風入松(歌)
幼年隨母學呀謳:“搖喲,外婆舟”。童音初習難成調,一聲怯,一句過頭。稍長從師學唱,頌功革命千秋。
弱冠嘆敘“愛儂愁”,淑女聽懷羞。忽傳語錄毛詩曲,又京腔,舉國風流,今日聲情無減,娛廳“卡拉”閑休。
(詩壇491期05.06.09華僑新報第954期)

題旅遊多倫多市所攝紅堡照片
多倫紅堡余曾及,尖頂高登雲日揖。
大樹排天相映前,街欄護道遠望立。
因深白雪長松冷,好看浮空散霧急。
不識門樓誰主人?遲疑少興遊難入。
(詩壇491期05.06.09華僑新報第954期)

黃梅夜雨而作
近晚雲烏風暗襲,黃梅紫電奔雷急。
空昏窒悶窗楣推,雨註狂飄箋案濕。
潑墨天書動地歌,胡言夢讀前人集。
池塘青草蛙聲處,爽約棋盟無蓑笠。
註:前人集指《千家詩》集。
(詩壇492期12.06.09華僑新報第955期)

初夏晚雨晴江南
楚園花暗濕,吳月嶺初晴。
細草漓迴岸,輕雷數點聲。
飛雲星海渡,伴我夢蛙鳴。
旦日江南好,山山水水明。
(詩壇493期19.06.09華僑新報第956期)

己丑年夏日學校監考有感
大考何當暑夏天?蟬聲唱起綠窗前。
莘莘學子文題對。汗汗如珠風翼邊。
但恐「燈籠」憐誤怠,猶聞「尖子」苦爭先。
莫非薪火難傳久,執教存疑問聖賢。
註:燈籠,大陸學生成績不及格,教師用紅筆記分,戲稱紅燈籠。尖子,成績優秀生俗稱尖子。
(詩壇494期26.06.09華僑新報第957期)

滿庭芳
──答女兒父親節問候
一別楓洋,情遙萬里,故地西土分球。日輝星耀,余汝各天頭。旦暮飄洋海語,常倒置,晨起昏休。信箱讀:父親快樂……點擊女兒郵。
何愁,斯北國春遲幾日,有否桃榴?島上唐人路,多彩風流?粵港餐京烤肉,華僑報,皆我心求。忽思及外孫長大,活虎矯龍遒。
(詩壇495期03.07.09華僑新報第958期)

父親節又適入省詩協告慰先父母
金陵舊事兒時夢,六十餘年憶我先。
蒙垢未曾淪利俗,自強多在學良賢。
讀書明志娘慈訓,守責忠誠父教傳。
愧己庸庸無建樹,詩文或可慰靈天。
(詩壇495期03.07.09華僑新報第958期)

讚我市「綠地山莊」民居
友約我同行,驅車行看多處樓盤,但見錫城四圍皆已大道康莊,高樓林立,綠化成蔭。更斯「綠地山莊」尤美。欣然心動幾忘歸矣。
人間首善神仙地,曲徑花幽精舍迎。
嘉樹青溪白石浪,陽崗瘦竹短風聲。
藍天時佑祥雲駐,落日情留寶馬輕。
三十年來霄壤別,神州盛世鳳鳴清。
(詩壇495期03.07.09華僑新報第958期)

浣溪沙
──六月三十日西南暴風雨
“夏至西南沒小橋”,吳江天氣楚民謠,晨昏風滿黑雲霄。
鬼炸焦雷圍箭雨,妖紅紫閃電光熛,驚濤濁浪駭漂潦。
(詩壇496期10.07.09華僑新報第959期)

聽高人唱美聲
吾友蔡銘琛者,早年就學山西音樂學院聲樂系。奈其不獨以歌唱為僅愛,廣思博覽志存高遠。然時不我逢,命運多舛。老大則維私人辦教美聲而自謀。適如斯,其猶恐術業不精而流謬傳惑,故於美聲日研月究深得旨奧幾達大成也。昨聽其歌、感其人,故詩。
美在雲天唱,聲宏四海鳴。
頭腔升管道,氣息下喉屏。
帕瓦猶如耳,多明各抗庭。
何言雕技小?君本楚狂生。
(詩壇496期10.07.09華僑新報第959期)

觀我市(無錫市)「山禾老年合唱團」演出有感於國人精神面貌之變化
「我們同台唱」,歡聲動客賓。
儀來鳳鳴好,彩喝壽顏春。
鶴髮披霞照,童心頌晚真。
夕陽無限看,故國更昌新。
註:山禾老年合唱團為國內著名聲樂合唱團體,曾榮獲第二屆國際合唱節銀獎。
(詩壇497期17.07.09華僑新報第960期)

聲聲慢
──為邁克爾‧傑克遜而作
仲尼言或:「子忒輕狂,何改膚發容顏。父母傳遺,受之乃係宗先」。「先生此言差矣!」邁克原、黑白妖仙。非如是,怎童聲純美,唱到中年?
叵奈金元鬼技,造不男不女,時尚人鮮。勁舞飆歌,終曲萬眾瘋癲。「流行」有無道說?性永恒,商利其間。君去也,猝空軀,長恨淚千。
(詩壇498期24.07.09華僑新報第961期)

有感於七月五日疆獨釁事
邊釁聞傳熱瓦婭,砸車燒殺做魔邪。
從來盛世難完治,總有毛蟲笑大牙。
疆獨孤行滴水涸,帆千共濟海天遐。
長空碧草狼煙凈,玉寺崑崙共舞嘉。
(詩壇498期24.07.09華僑新報第961期)

訪無錫市文聯詩協總編朱學培先生
鬧市橋邊塔寺前,尋師慕道到文聯。
墻懸字畫清塵味,案累卷宗齊隱賢。
舊友多緣君熟往,新知傾蓋我欣然。
同來會長鄒公雅,引領無疑感戴先。
(詩壇498期24.07.09華僑新報第961期)

燭影搖紅
──風雨日全蝕
驟暗飛昏,世間旦暮須臾變。莫非風雨暗如磐?看斷行人眼。四下幽深不見。這那邊燈光片片。鼓鑼無鬧,民說天文,乾坤互旋。
忽展微明,啟晨曦剎徵時顯。雖陰霾仍在街空,但地還天轉。星宿已然別面。再難逢奇觀日冕。太陽全蝕,五百年期,人生真短。
(詩壇499期31.07.09華僑新報第962期)

暑日消夏有吟
消夏亭園午雨後,花陰柳暗拂風清。
池蓮碧水憑欄看,哨鴿雲頭比翼迎。
白髮公婆相問好,紅顏少俊踏歌行。
天人合一時宜處,坐愛江南六月情。
(詩壇499期31.07.09華僑新報第962期)

東風第一枝
──賀《詩壇》五百期而詠
五百旗開,張揚國粹,詩詞聯賦元曲。任飄海外孤懸,竟能獨家載續。孤芳共賞,盧唐率性靈才煜。有壇主高遠明誠,冰玉紫雲天夙……。
曾戚漸式微雅正,今幸遇志同道篤。不嫌之利名無,苦吟亦是樂福。年來歲往,多少時髦豊鬻。怎及我,重敘鷗盟,採一朵東籬菊!
(詩壇500期07.08.09華僑新報第963期)

賀聯
中華歌賦好,五百期風雅,獨步楓林醉;
蒙島才賢多,三千界鏡心,皆生赤子情。
(詩壇500期07.08.09華僑新報第963期)

瀟湘夜雨
──另類話語
西飲咖啡,東窗看雨,幾分聊賴翻書。夏涼天氣,好作賦閑居,雲又掩,且抬望眼,鈴響起,筒話呼余。無非是,茶樓友約,嘆幾口噓歟。
「人生真有點,不過如此」,茶友牙嚅。百難如意,歲月匆除。千萬變殊途歸一,唯宿命,誰可逃逾。終成佛,拈花微笑,又怎比糊塗?
(詩壇501期14.08.09華僑新報第964期)

己丑立秋有感
己丑年逢閏五月,故西元八月七日,夏歷六月十七日節氣已交立秋矣。驚歲月之流逝,嘆人生之匆去。詩之。
日轉星移夏始休,花猶開謝不知愁。
蟲聲漸老蟬驚月,樹色新殘葉怨秋。
太歲淩空寅宿近,人間重土稼禾收。
余生徒去空回首,怕見霜絲鏡裏羞。
(詩壇501期14.08.09華僑新報第964期)

秋老虎
夏尾秋頭老虎天,橫空日出悍驕然。
熏風百度肌膚汗,熱土千蒸草木蔫。
街午火騰人隱少,晚空雲赤鳥無眠。
莫言今歲颱風急,處暑依然酷去年。
(詩壇502期21.08.09華僑新報第965期)

重遊惠山懷舊
少時常與斯山伴,古木蔥蘢歲月遐。
卻下蒼崖花葉俏,回登青路石雲斜。
昔遺碑刻多斑駁,新見亭台未跨爬。
忽值茶園憩小坐,當年舊殿許張爺。
註:許張爺即唐代守睢陽之許遠、張巡也。見韓愈《張中丞後傳》。無錫有祭廟在惠山,今已為茶室。
(詩壇502期21.08.09華僑新報第965期)

柳梢青
──為一民間女歌手而作
近一、二年無錫市民間自發歌會興起,傳聞不乏高手,日前與友人同往賞聽,深為一年逾半百女歌手之歌聲所折服。與談,竟自學而成。故為「詩餘」而記之。
我耳忽明。有如此般,動聽歌聲。曼曼柔柔,親親切切,唱女兒情。
回身一笑莊矜。五旬婦,風情萬韻!臺上飛花,座中擊節,今夜名星!
(詩壇503期28.08.09華僑新報第966期)

水調歌頭
──旅加回憶
遠望美洲杳,萬里計程天。歸來再赴加國,曾諾是明年。湯勃楓丹白露,蒙島風花雪月,南岸彩霞邊。夢裡幾回到,美在不言間。
奈孤寂,曠野闊,少人煙。古荒巨陸,不見車擁客摩肩。幸有天倫親樂,更聚詩壇硯友,是處足流連。釣水聖河上,倚石白雲前。
(詩壇503期28.08.09華僑新報第966期)

聞鳥
秋啼晨鳥早,枝上對雙禽。
顧我無眠苦,惺惺送好音。
(詩壇504期04.09.09華僑新報第967期)

念奴嬌
──六秩國詠
氣高秋爽,六秩回眸眼,境遷人去。多少慨然情勝事,都是當年心緒。一路秧歌,滿街腰鼓,淚喜傾盆雨。人民同志,成為時說新語。
故國理應光明,樹風靜動,反右開言圄。文革莫名遵旨啟,逆世局全民與。時代飛前,繁榮經濟,撥亂澄心宇。折騰難再,百年中興天予。
(詩壇504期04.09.09華僑新報第967期)

己丑年可余亭雅集分韻得「韻」字(十三問)
十秩聯吟盟雅韻,遙將獨樂融歡分。
清風明月付天涯,摘句奉君求教問。
(詩壇505期11.09.09華僑新報第968期)

籬園菊初開有吟
落葉繽紛後,籬園幾日秋。
黃花堪比瘦,淡酒怎消愁。
清照無眠苦,淵明遠望幽。
文章何足恃,李杜不封侯。
(詩壇506期18.09.09華僑新報第969期)

迎高校新生入學一瞥
莘莘學子迎新到,高校院堂聲湧潮。
兄姐爺娘挨步送,草茵花木寢樓遙。
飄旗廣告疑商市,書篋衣箱金鎖條。
但見秋風吹日下,求知怎可仗財驕。
(詩壇507期25.09.09華僑新報第970期)

過「東林書院」
東林復社事,或否重裁量?
書院新城廓,雕梁舊殿堂。
明朝興滅已,當代酒茶長。
莫教清流誤,空遺甲歲傷。
註:明代東林書院舊址在我市(江蘇省無錫市)城東。今已闢為旅遊景點。近年大陸掀明史熱,對東林黨、復社舊論頗有異議;又:一九四四年,時人郭沫若曾有《甲申三百年祭》一文。
(詩壇507期25.09.09華僑新報第970期)

更漏子
──秋夜思
近中秋,涼漸透,墻裏窗前憑久。花菊酒,水晶杯,影單斯獨悲。
衫袖掩,奈心苦。人去舊情誰吐?偏又著,雨和風。落花殘夢中。
(詩壇507期25.09.09華僑新報第970期)

更漏子
──美人蕉
美人蕉,花色俏,黃紫紅嫣葉好。園一角,路之遙,秋風吹拂搖。
忽然雨,似相語,卿亦愁花落去?我凋盡,復誰知,曾經佳麗時。
(詩壇511期23.10.09華僑新報第974期)

水調歌頭
──中秋望月思加國親人
月亮總常缺,令我盼明圓。風雲多少離合,才湊了緣全?今夜人孤佳節,獨看冰輪如雪,萬里走嬋娟。楚水浪東去,蒙島岸南邊。
虛擬網,界面接,線鏈聯。一腔思念,都化成字碼千千。莫道關山難越,彼此隨時言契。高智識空前。嘆李白窗望,蘇軾嗟無眠。
(詩壇511期23.10.09華僑新報第974期)

己丑中秋後二日於牆門古鎮遊明代曹氏故居有感
墻門古鎮秋風瑟,讓裏仁居寂寞中。
桂子幽園驚陌路,楠堂昭嗣嘆家翁。
曾經戶部郎員做,怎忍深宮喋血紅。
別女當年河界水,舊事淒婉總迷濛。
(詩壇513期06.11.09華僑新報第976期)

己丑重陽前一日與諸詩友賞運河公園有吟
園河秋曉花繁錦,兩岸光明一路新。
刻石圍屏依縣誌,移紅接翠逐輕塵。
豪庭富院吳天下,碧浪虹橋楚水濱。
日近重陽心氣好,登臨送目倍精神。
(詩壇513期06.11.09華僑新報第976期)

感文友許君來訪詩謝之
午後君來訪,聞聲眉喜揚。
茶醇加葉煮,酒好滿堂香。
對飲思他友,當歌讀舊章。
老來謀面少,窗外莫斜陽。
(詩壇513期06.11.09華僑新報第976期)

浪淘沙
──立冬日風雨山北道上
雨下半山中。嶺上雲濃。天淒地戚朔風重。霧鎖煙迴開合處,木落蒼穹。
樓閣水迷濛。翠冷花空。車泥人濘路匆匆。心苦悲秋秋亦去,何奈天公!
(詩壇515期20.11.09華僑新報第978期)

己丑年小雪後二日天空高溫回暖有吟
山輝嶺氣高,日影水風滔。
小雪偏回暖,棉衣著未牢。
會將春復錯,來誤臘稠醪。
節令今常悖,天時已亂遭。
(詩壇516期27.11.09華僑新報第979期)

念奴嬌
──校園銀杏
園中銀杏,滿樹黃錦葉,燦然金色。伴學子瑯瑯課讀,聲上青雲紅日。歷四時遷,嚴冬長夏,無論喧和寂。遐齡三百,輪回多少歡泣。
曾記銀杏當年,形淒野廟,殿毀心悲戚。四十年來身世事,文物銘牌榮及,相望江湖,此時物我,可再通呼息?情懷無改,舊緣殘了難覓!
後記:己丑春秋,余執教於現代職校。望冬,校園銀杏,滿目金黃,燦爛生輝,深愛之。觀賞中忽覺此銀杏,即四十年前余亡命途中茫然遠望之觀景耳。彼是時,文革已起,國何以國?人何以人?況一荒郊野廟之銀杏乎?不意再相逢於今日,且又銘牌示為一級保護文物,明載其樹齡有三百一十年矣!巨木參天,肅然敬之,唯野廟古「衍生殿」已蕩然無存。特為長短句記之。
(詩壇519期18.12.09華僑新報第982期)

鷓鴣天
──冬至午日融暖
冬至年殘好望山,午陽融漾暖煙盤。青林夾道遮天遠,酒後無他白日眠。
眠白日,夢難牽,人生何苦枉顛然?門前流水追猶逝,未有青雲去復還。
(詩壇520期25.12.09華僑新報第98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