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第604期

詩壇第六百零四期
「華僑新報」1067期(2011.08.05)

五絕二首
‧譚銳祥‧
一、題《雙鶴圖》
冠頂與天齊,雙雙比翼棲。
清高松柏節,壽嶺並肩躋。
二、壽洪太太
日落餘霞燦,桑榆現彩顏。
天貽長壽腿,健步跨南山。

香港懷感
‧許之遠‧

遠隱青山計九重,一珠爭跌香爐峰。
宋王臺上流亡主,未解真龍合十龍。
註:宋帝流亡前,卜者言:至十龍地可止。及至九龍不止遂亡。

灩瀲波光一海金,鑲雲夕照自浮沉。
魚龍寂寂無消息,只剩昏鴉哀亂音。

岸樹堤人何處尋,高樓燈火破層陰。
晚來傍海潮聲急,不見書評說古今。
註:余少年在港,堤岸植樹;傍晚堤上、碼頭,遊人圍聽說書人。

示威集發定維園,午後遊行晚論冤。
死烈生艱存歿感,回歸少樂多啼痕。

畫堂春
──無負情長
‧伍兆職‧
詩詞出版不尋常,務求筆墨留香。插圖配相費思量,只為精良。
熱愛中華文化,弘揚國粹堅強。平生心血集成章,無負情長。

敬謝壇主暨眾詩友賀詩
‧伍兆職‧
敬讀賀詩回謝吟,友情可貴勝千金。
塗鴉已覺才仍淺,付梓猶知學未深。
海角有緣成莫逆,天涯何幸有知音。
雪泥鴻爪留些少,不負生平赤子心。

敬步壇主賀伍公詩詞集付梓
‧雪梅‧
十二春秋一線穿,杖朝佳品集真銓。
黃昏西染狼毫舞,紅日東昇雅集傳。
自古唱酬千韻熠,而今吟詠百花妍。
秋風乍起浮鴻翼,報與詩儔共樂天。

敬賀《伍兆職詩詞集》出版二首
‧鄭石泉‧
其一
十載耕耘薪火傳,生花妙筆湧詩泉。
乾坤朗朗心胸闊,藝海迢迢意志堅。
格律嚴明遵典範,詩風純正譽佳篇。
神清腦健思維敏,八十遐齡越聖仙。
其二
久盼伍公詩集成,千餘傑作激豪情。
幾千日夜童心映,十載韶華老鳳鳴。
域外揚名光祖廟,粵中競秀靚家聲。
成書結冊流傳遠,讚口紛呈獲好評。

友緣
──敬讀白墨《重逢》有感
‧姚洪亮‧
余與盧國才、江麗珍素未謀面,兩度同校(廣校、端華)、數年同窗(不同班級),歷劫滄桑、睽違近半世紀,竟在加國《詩壇》神交韻和,更巧的是我們三人的兒女名字都有一個「嘉」字,信有緣乎?為賦。
湄河散別盼團圓,萬里賡吟筆誼連。
楓國詩兄文彩溢,花都才女墨情綿。
兩番共讀皆名校,數載同窗信有緣。
嘉字呼兒相巧合,美談佳話八方傳。

敬讀盧茵《重逢》
‧李錦榮‧
重逢兩日離情訴,四十餘年時未駐。
往事無蹤心裡存,前程多友風中度。
關山遠隔月天懸,韻意親融行影固。
詩會同窗海外盟,知音何礙斜陽暮。

恭讀白墨「敬悼郭燕芝老師仙逝香港」
‧李錦榮‧
人師學養呈寰宇,心印與深諸子樹。
太古城開靈氣升,洞庭閣會思情聚。
雲歸超象遠星彰,鶴駐真源千韻撫。
使命完成詩道通,安然乘願回鄉土。

賀何啟茂鄉賢七十四歲華誕(鶴頂格)
‧鄭石泉‧
信難容故土情,
公越海抵蒙城。
人裕後光宗祖,
理培英耀晚生。
黨名聞湘鄂地,
師聲震楚黔卿。
仙下界傳佳話,
子登科列上評。
世同堂期早待,
終共守盼遲明。
邦自有超常智,
壽期頤響炮鳴。

釵頭鳳
──時局感懷
‧懷石‧
清官賈,刁民雅,滿朝何計潮泥馬?公侯舌,蒼生血,問魂歸處,殘軀荒穴,絕、絕、絕!
江湖霸,神明罵,恨雷公劈他生詐!山河竊,炎黃滅,休提紅黑,任貔貅啜,切、切、切!

虞美人
──詠棉花
‧紫雲‧
柔柔白絮如堆雪,瑞雪何如潔?也曾嬌艷競籬繁,驚在開懷一刻寫歡顏。
錚錚尚記孤弦曲,機杼猶堪續。多情誰似果中花,抱起千絲萬縷暖寒涯。

登多倫多西恩CN塔
‧唐偉濱‧
三尋盈尺可通天,百丈平台已似仙。
湖化清潭珠滿地,車為蟲豸陌連阡。
雲梯一步無邊景,扇鏡幾張腳底淵。
如此江山方顯色,西恩塔上獨駢闐。

雲山樹影水中天
‧彭鈞錚‧
雲山樹影水中天,大雁悠然青草鮮。
醉臥林間君莫笑,誰知世上是何年。

嘆世
‧趙索泉‧
近日,中國紅十字會郭美美炫富微博,紅十字會再澄清,不禁慨而嘆之。
當今物慾勝江湖,各路豪雄不服輸。
炫富狂人名郭美,精英小女似村姑。
心疑十字紅歟否,背靠強權黑也無。
慈善機關如此善,神州應嘆失醍醐。

胡家塘荷花詠
‧何啟茂‧
亭亭玉立荷塘中,窈窈英姿舞詠風。
霧露溪溪迷綠蓋,粉紅繞繞釵裙叢。
荷菁桿桿胡塘翠,出水初初架下紅。
滿滿花開香四溢,漸漸沉醉賞花夢。

夏嘗綠荷池
‧高鴻泉‧
粉面含苞招展態,頸望斜日透青籮。
蜻蜓輕吻羞嬌荷,唼喋金魚水藻梭。
跳耀青蛙嘴眼喎,鳴蟬知了厭煩歌。
夏風微動蘆花笑,晚月映林影舞娑。

走步
‧吳永存‧
細水長流見底清,祥雲慢動訴離情。
星辰日月千年轉,河海山川萬古鳴。
莫管飄蓬無定所,猶存剛勁渡東瀛。
俯身穿越低欄障,健步如飛走步輕。

為溫州高鐵撞車急就吟
‧信天翁‧
海上孤遺瞠目結,天涯有網我悲聲。
溫州奪命黃泉冤,高鐵追車喋血驚。
卅五民人何辜負?相關職事徹查明。
嗚呼朝野千夫指,引咎先除部長名。
註:「海上孤遺」係我在天涯社區註冊之名。

記溫州「七、二三」動車慘案四首
‧劉家驊‧

和諧夙願奉天開,逆道背流招七哀。
高鐵動車驚靜電,低心反德怨奔雷。
靈魂落伍追科學,腐政超常掠賄財。
剛愎強權終脫軌,無辜性命豈翻迴。
註:「靜電」,閃電停止。喻指疾駛者止息。「投鞭聊靜電,捐軫暫停雷。」(南朝‧陳張正見《門有車馬客行》)

史跡斑斑示守規,獨裁觕觕脫潮期。
前車懈息仍追尾,後手昏忘必坐危。
寡信靈魂求雜燴,多難國體遇庸醫。
毛心豈可誇高速,弊政焉能念普施。
註:「觕觕」,凶猛貌。

死亡人數率先封,遲救速埋歸失蹤。
媒體無煤焉起火,哈腰有嚇豈敲鐘。
發言勇信傳情淡,開步戎行抗命衝。
二歲伊伊終復活,哀憐父母不相逢。
註:「勇」,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的言論。
「戎」,溫州市特警支隊長邵曳戎力抗上級命令,堅持原地搜救,最終救出2歲半的女童項煒伊。

今年大暑不平常,賴子朝京演戲場。
電擊雷訇高鐵道,腥風血雨滿車箱。
審官輔佐仍銷骨,乘客和諧卻斷腸。
南北聲音雖迥異,紅龍遍體統鱗傷。
註:「雨」,動詞義,去聲。非名詞義,上聲。

南岸家居晨早
‧信天翁‧
喜看園中珠露多,金光樹樹閃枝頭。
更聞啼鳥丹霞出,一日心情都是歌。

七月卅一日遊加拿大之香檳湖
‧信天翁‧

烈日開車望白濤,直行公路曲行橋。
香檳湖畔風煙闊,綠島林前水岸邀。

銀鷗撲翼漁舟晚,美女瘦身三點嬌。
或問山河南盡處,飄旗左右是星條。

風光千百異邦同,美女妖嬈別樣紅。
雲海落霞何處去?天涯盡處是歸鴻。